死因

金融海嘯蓆捲金球之際,多國政府兵行險著,直接注資金融機構,又提供百分百存款保障,以穩定人心,藉此紓緩近乎癱瘓的信貸市場。金融危機尚未過去,惟至今主傳媒引述的流意見均認為是次問題的成因,是美國對金融機構的監管過份寬鬆。

適逢剛出爐的本屆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Paul Krugman,乃主張政府參與市場運作的Keynesian學派的代表人物之一,亦曾準確預測過九十年代亞洲經濟危機。一時間,他被報章雜誌奉若神明,一舉一動,可謂舉世囑目。有報章的記者很勤快,也可能熟讀經濟學說,於是挾著Krugman的聲勢,即時提出Keynesian可能會再次成為經濟學的主流,並舉今次金融海嘯為例,指美政府忽略監管,容許市場任意妄為,於是埋下今天危機的伏線云云。

對這種因果論述,我實在不敢斷言。

首先,我不認為今次危機,純粹是政府監管與否的問題,新興市場過剩的資金,全球化的金資市場以及美國過份寬鬆的貨幣政策等,都是整個危機形成不可或缺的一環。

第二,我想層層的監管也非Keynesian的主要精神,而在現行的規範裏,市場亦非完全「無王管」。銀行界有巴塞爾協定,規範了銀行的資本充足率,只是在制度上,出現了不平衡,一方面商業銀行受監管,另一方面投資銀行又依循別的一套。於投資市場亦然,股票期貨受SEC監控,可是衍生工具等交易卻有不少於私人市場進行,但其市場之大,數以萬億美元計,甚至有州政府及退休基金參與其中。政府機構應積極監控市場之聲,無可厚非,但問題應是,政府必須有能力面對瞬息萬變的市場。

第三,雖謂美國奉行自由市場原則,但其對經濟的干預依然比很多人想像中要多。崇尚自由經濟的一代宗師佛利民早已說過,世界上根本沒有完全的自由經濟體。比方說,美國對農產品和再生能源的研究和開發,均有龐大的補貼,後者更是間接引致近年穀物價格上漲的原兇。雖知即使聯邦政府的政策沒有刻意干預經濟,美國州政府及地方政府仍有不少權力,去影響市場運作,例如主力發展某類產業,提供補助,徵收不同類型的稅項等。而今次金融海嘯爆發的主因-美國樓市泡沫-亦實為當年克林頓政府大力提倡讓窮人置業的政策所致。該政策最初不一定是壞主意,但多年後改朝換代,演變下來,就變相成了政府為欠缺經濟能力的人的按揭買保險,鼓勵像房利美房貸美這類的機構,借款給擁有次級信貸條件的買家。結果,造就了樓市的泡沫,而一批又一批沒有能力置業的人,成了業主,又一瞬間,成了苦主。

市場運作不一定完美,但自由經濟學派的意見是,這已是人類社會現存最理想的方法。由政府去適當地去控制市場的一舉一動,非不能也,只是絕大部分時間下來,均顯得笨拙,沒有市場自決的般有效益。簡單的例子,政府去年用以打擊通脹的利民措施尚未完全推行,市民擔心的卻不再是通脹,已是裁員潮了。決策當中的政治人事,更難保不會為市場帶來錯誤的決定,及重大的道德風險。

香港政府跟隨世界諸國,提供百分百存款保障,近日又云提高中小企的信貸資助。於非當時期下非常措施,自是合情合理,但我們的政府,是否有能力做到收放自如,在適當的時候,收回非常措施?我有點擔心。

Shar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