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男港女大合唱

兩派互相指罵,其實一樣可笑。可能這是香港深層的問題,話說:

今天下午約媽媽在尖沙咀喝茶過後,她送我乘天星小輪期間,說要帶我見識一下甚麼叫昂貴的食物,於是在海港城兜兜轉轉, 也要找出一家叫 Leonidas Praline的巧克力專門店。我心想,還有比Godiva(騙錢騙得)更厲害的黑店嗎?心裡也著實好奇,便跟著她在商場內走來走去了。可是過了好一會,還是找不到,有時香港商場九曲十三彎,認方向比困在迷宮更難。媽媽沒有放棄,看見前面有Information Desk,大叫一聲有救了,便趨前一問。

詢問處有著一男一女。 媽媽問的問題相當清楚,我估計她的發音也相當標準,可是首先,男的那個,沒有任何反應,狀若痴呆,細小的豆眼沒有神采,只是直望回我們,就似霧裡兩盞微弱快沒電的探射燈。他只差口裡沒拖出一條長長的涎沫,不然我相信他不折不扣是一個白痴。他這個表情擺了出來,我們就知道他一點辦法也沒有,果然,十秒過後,他把臉轉向旁邊的女孩,雖然仍然沒有出聲,但我們清楚知道他在用「傳音入密」,打出了SOS的求救信號。

那個女孩,也真的跟那男的是絕配。三角尖臉,頭髮一陣啡一陣黃,濃妝豔抹,眼一樣細小,明顯眼睫毛增長液沒有為她帶來甚麼有益的幫助。這也算了,最嗆人的還是她的態度。首先是五官突然扭曲了起來,那種難看法,我還以為天空忽然有雀糞掉了在她的頭上,她才出現了這樣厭惡的表情。然後,如針孔般小的眼,略抬一抬,閉路電視紅外線似的略略在我們身上掃一掃,便冷冷地拋出一句:「 Leonidas Praline?那裡電梯上去轉左,半分鐘不用。」說罷,急急低下頭去,彷彿多說一句,也會要她的命。

我嘖嘖稱奇,難怪古語有云,說話有能者,可以達擲地有聲之效。如果我是經理的話,我會毫不猶豫在這個經濟衰退的前奏中,先來為即將急升的失業率加加油,打打氣。本來我也沒出聲,逕自和媽媽走開,可是不夠十步,媽媽卻忽然冷笑一聲:「做Reception也那麼臭串,難怪報紙常常說甚麼港女橫行,真的沒錯!」接著伸手指著我,「我拜託你以後不要找這種女孩子做女朋友,不然我首先殺了你。嘿嘿。」

我只好暗暗的笑了。

Shar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