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件小事

擱下了好一陣子,要重拾起寫作狀態,原來不易。每每遇上想寫的人,想寫的事,卻總是落筆打三更,三句過後便寫不下去。我的寫作度該不算太慢,但要完成一篇像樣的文章,大概也要一個小時,可是比起南杏這廝,已是千里之差。他寫作,該比光是說話還要快。因此要他扛起五天的文稿,絕對不是問題。況且,產量少,質不高,給人淘汰只是自然不過的事。可是這並不代表我會就此擱筆,閒來偶有所思,賦文數篇,堪稱寫意,於是就忍耐一下南杏的埋怨好了。

近來工作上忙得不可開交,雖非披星戴月,夜以繼日,卻已教寫作的閒情逸致遠去,文思枯楬。又在工作上主要用英語寫作,且講求速度功效,跟此時咬文嚼字,大相徑庭,每每在迷矇月色中,心境仍是混沌一片,難以下筆。今天難得賦閒在家,方得草草數行,算是重新起了個頭。

南杏說我早陣子忙著辦的週年晚宴,上星期終於曲終人散。一群不是專業的年輕小伙子,用工作及工餘時間辦出來的晚宴,算是不過不失。節目裏的任何閃失,都可以成為參與者不滿的理由,要令一個晚宴達至眾賓歡也,絕非易事。同樣地,要一個工作團隊,做到合作無間,也甚是艱難。做人處事,情緒控制非常重要,非說要你木無表情,永不發火,而是要你在適當的時候,以適當的情緒辦事。而情緒控制這門功夫,最好別留到登陸職場後才磨練,否則便要為自己及他人添上不少煩惱。

年幼時候,做任何事也只從自我的觀點出發,為自己想得出理據的,便奉是真理。就像爭玩具時,你搶我奪,一味就是不服輸,贏了得耀武揚威,輸了得找媽討回公道。什麼是公道?那時沒有觀點與角度的概念,不曉得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的故事,因此不懂顧人感受,率性而為,情緒宣發沒半點修飾。

記得還在小學,一班同學要集體作以聖誔為題的畫一幅,大家同意畫上聖誔老人,在太空中撒下千百份小禮物,於是各自埋首在空位繪製禮包。那時的我,自詡創意不凡,要到處留下奇形怪狀的禮物,破壞了整個構圖的平衡,給師兄斥責過後,心心不忿,又明目張膽地抄襲師兄的獨特畫法,還要誇口說畫得比他的美。師兄弟吵過面紅耳熱,最後落下我怏怏不快。自此引以為戒,逐步戒掉小孩子氣,免得羞家。

而自初中以後,不論自己抑或共事的人,都已減卻了這種稚氣。怎料今趟辦晚宴,竟又遇上了一位外表成熟,思想細路的同事。大會之上,拍枱發脾氣,像是眾人與之為敵,意見不獲眾人接納,便一副氣忿樣子,離座抗議。晚宴過後,仍不忿氣,把節目上的失誤,加以放大,指罵眾人幼稚,不識辦大事。於此,只好嘆句,這個世上無奇不有。起初一眾共事者對其面色言辭,仍甚為憤惱,可是再三觀其言行,當真跟三歲小兒沒有兩樣,不禁啞然失笑,謂其可悲!在職場上,恐怕沒有媽媽再跟你漫談道理,教你如何處世,人人冷笑一聲,就連你跌倒的一幕也懶得去看。

Share

一件小事 有 “ 2 則迴響 ”

  1. 別說得一副可憐兮兮的樣子,
    現在可以堪稱寫意還待恁地! XD

    況且,產量少,質不高,給人淘汰只是自然不過的事。 <-這是在說我吧 =~=

迴響已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