旺角

名字有時決定了命運。起名旺角的那位人兄,實在真知灼見,這塊小小的土地,果然成為香港最興旺的一角。香港島有銅鑼灣,九龍有旺角,兩者的同通點,正是人多車多樓多,但地方和新鮮空氣都少得可憐,結果成為榮登空氣污染指數榜首的常客。

我最害怕擠擁的地方,即使遊手好閒也好,也不願隨便出外,但朋友聚會,總得亮相,若日子剛好在週末,人最多,形勢更是棘手。相約在旺角,最為普遍,因為吃的選擇多,閒逛購物甚麼也齊備,大家約好時間,便在地鐵站的恒生銀行集合。很難相信在地底下的車站裡,竟然也容納著那麼多的人,即使站內的擴展工程進行了一期又一期,但大堂還是給佔據得滿滿的。人太多,眼便花了,舉目看去,那甚至不是人:倚滿牆壁的,像海邊亂石上的滕壺一樣,動也不動;衝擊著藤壺的,是一道道長長的亂流,他們正猛烈湧往各個出口。身在其中,只得順流而行,強行想改變方向,未免過於天真無知,因為你根本沒有選擇,明明想去銀行中心,卻只能從朗豪坊那一邊出去。這種鋪天蓋地的混亂法,更令我聯想到成群的地鼠,而你也是其中一份子,死命翻滾著,夾著尾巴,尋找逃生路線。

好不容易回到地面,情況會不會得到改善呢?不。即使那天不是年末的倒數,街上還是佈滿了人。西洋菜街這幾年劃為行人專用區,證明行人在旺角已經取得超然的地位,可以盡情肆虐。小食店、影視店都像蜜糖一樣,吸引著一堆久久不散的蟻(人)群。如果過一個街口,到了通菜街,即女人街,更是乖乖不得了,鋪天蓋地的攤檔已經佔了百分之九十九的空間,再加上絡繹不絕的遊客,本地人都幾乎給擠出去了,你還要強行衝戰線?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闖進來!

我時常想如果有一齣恐怖片,例如死亡瘟疫,或者喪屍爆發,拍攝一個一下子變得極度冷清的旺角街頭,那強烈的對比效果,一生一死,對香港人來說,必定震撼非常。

Share

旺角 有 “ 3 則迴響 ”

  1. 南杏先生這篇用字很白,也用一點香港方言,筆觸生動,有上述經驗者讀來,料必很有共鳴。若把這篇朗讀,則有若干不流暢之處,愚以為尚容修改和刪減。蓋我國文章,集繪畫、建築、文字、音韻之美,寫文章倘能一氣呵成,又不失其一二者,應該很不容易。文才若王勃、王羲之者,世間少有。

    全篇寫一個迫字,由地底寫到地面,讀來也不覺得膩,全仗那幾個鮮活的比喻,尤其是「地鼠」一喻,使人聯想到捷克文學家卡夫卡的《地洞》,把空間的壓迫和人與人之間的恐懼感表達得淋漓盡致。即使擠出了地洞,外面還不是另一個地洞?

    南杏先生的描寫細緻,游刃有餘,令吾人大開眼界,鄙人佩服不已!

  2. 已把字句再三更改,看看會否較為流暢?
    如覺得仍有問題,不妨直道其非!

    以卡夫卡比在下,如月亮比星塵,未免過於誇張。卡夫卡散文短小精煉,記得文學概論時曾拜讀一散文〈橋〉,其佈局破格之至,結果之奇,彷如羽箭飛天,破空之聲悠悠不絕,引人再三回味。

    言過其甚。在下還需努力改進。謝。

迴響已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