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辭官歸故里

今早和同事J討論工作事宜,火紅火綠,忽然某老細的秘書C闖入,拿著一大盒西餅,我們愕然。那麼早就有東西吃?沒有人Farewell,也沒有人旅行回來啊。

然而,理由,實質簡單而直接──

「我要結婚了!」

我和同事J都傻了眼,面面相覷,半晌做聲不得。

(至少我是這樣吧,根本是第一次才遇上這樣的情況嘛。)

同事J接著連聲道賀,我也終於反應過來,老老土土地補回一句「百年好合、永結同心」。真像在小說的對話,但是,秘書C完全不覺得有問題,聽到這樣的「行貨」賀詞,竟也高興得像中頭獎那樣,笑著道謝,然後用上輕鬆的步伐,又到另一邊繼續派餅去。臨走前還不忘告訴我們,星期六行過禮便和丈夫到日本了,嘻嘻……她身邊的五米直徑的幸福氛圍,明顯和我們這堆工作的地獄之犬,格格不入。

公司時刻像鬥獸場,文件是猛獸,我們是死士,還得徒手搏鬥,沒盾牌沒寶劍,比帝國驕雄還慘,一但投入起來,便殺紅了眼,七情六欲絕口不提,難得忽然聽到如此喜訊,感覺好像忽然整個鬥獸場剎那間倒塌,換成某些洗髮水沐浴露廣告裡那些香花香草的仙境那樣,戲劇性之餘,令人精神為之一振!

雖然很多人說結婚是自掘墳墓、送死、自殺、遺害社會(如果有後代的話),但是還有人願意敢愛敢做、義無反顧嘛。望著這塊士多啤梨蛋糕,凝視良久,終於狠狠咬了一口,滿嘴忌廉,好像吃出了跟平時不同的滋味。

Shar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