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曆

很多人都認為農曆沒用了。不知為甚麼報章的頁首,還總是頑固地把它和西曆並列在一起呢?或許老一輩還會用農曆記普通日子吧,但這個薄弱的論據,我卻不大相信,因為我家中的兩老,也鮮有提及今天是初三,或明天是十五,等等。農業衰微,二十四節氣已經和時代脫節,即使循例標出來了,看起來仍像日曆上的裝飾那般,無大用處。試想想,如果忽然某天,有人滿臉興奮對你說,今天是小雪,你大概亦不會讚嘆一聲,說他精於曆法,而是只會當他神經病。

儘管如此,我總覺得農曆是浪漫的。愈看起來沒有用的東西,它浪漫的成份通常亦會相對提高。農曆和幾千年中華文化分不開,它少卻一分科學的理性,多了一分舊的民間智慧,縱然沒有精細的考慮,但四時更迭,月圓月虧,還是可確切解讀,妙不可言。它使人有一份遙遠而懷舊的感覺,就像鄉下野外,農田磚屋,萬里飄雪,老祖母堅持做飯,炊煙冉冉,一家人齊齊整整,幼童一臉困惑,望向月曆,才發現今天的日子給粗筆圈著,是冬至。農曆給人們家的感覺,很安定、很和暖。

提起冬至,便想到農曆始終還有些微用處,例如冬至、清明等節日,非由它劃定不可。還有到農曆新年的時候,連電視台顯示的日子,也以「大年初」開頭,到元宵節打後,日期才「回復正常」,相當有趣。換句話說,一年之內,農曆的可用性,至少還有十五多天──算是不錯的了。

如果問農曆還有甚麼其他特別用途,記農曆生日也挺好玩的。尤其是當你的家人愛侶連自己的農曆生日也不記得的時候,你忽然跳出來,和他們說一聲「生日快樂!」的話,我想他們一定高興得不得了:因為那是一個連自己也不知道的生日啊,你卻花心機刻意記著,這種心意,定必勝過千言萬語。

Shar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