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談書展

香港的書展,不是因o靚模穿著熱褲小背心,在主場館拋胸露肉,才變得如此不堪的。好好一個文化運動,慢慢變酸、腐敗,到現在,終於脫胎換骨,變成「娛樂版明星的七彩繽紛特賣場」,其實已經過了數年的蘊釀,絕非一朝一夕的事。別怪甚麼秀娜、Baby,她們只是乘勢而上,在香港這個極力鼓勵急功近利的社會中鬥快剝衫搶錢而已,這陣子人人都批評港男毒男,可見有腦的女孩,都知道港男靠不住,與其盼望豬乸上樹,不如轉守為攻,先把他們財源吸乾吸盡,方屬明智之舉。

回到正題,想清楚香港書展是怎麼一回事?以商業利益為上,一味鼓吹人流,人流,人流,務求迫爆會場為止,這就是成功的書展了,每年大會異常關心的,都是「入場人流」,而新聞稿又得寫上甚麼「大破往年紀錄」。但想深一層,是不是真的培養了年青人的閱讀風氣,甚至是文化修養?No joking。隨便乘搭一客列車,看看時下年青人拿著甚麼吧:PSP、NDS、IPhone……有誰忽然會拿著一本《明清兩代詩詞舉隅》?即使是流行小說、散文的也很少,你就知道,香港書展在這方面,其實根本沒有任何所成。石屎地長出幼苗,也會瞬間枯死,何況千里寸草不生的沙漠。

剛開始時,書展還不是這樣子的。說到書,能有書香一詞,就知道書不應是俗物,是精神的營養。那時初中時代,書展會場不大,人亦不多,真的可以逐家逐家去看,欣賞書本而來。哪像現在,四處像中式樓酒,擾擾攘攘,東閃一堆人群,西避一班記者。然後忽然走到一處,無路可選,因為前面黑壓壓一堆人群,鎂光燈亂閃,卻是甚麼Stephy的才女見聞集簽名會。書展已經幻化成一齣嘉年華,大家或許已經不止為書而來,那好得很,供應和需求相互影響,很難怪o靚模不垂涎這杯食水極深的湯羹。

文化,不能以書展的規模來量度的。現在搞成這樣了,怎麼辦?也不需氣憤難平,就當是一桌的人,一湧而上,舉箸伸向那鍋熱騰騰正翻滾的麻辣湯底吧。疊著手在一邊觀看,沸沸揚揚,也很熱鬧,教人看得好過癮的。分分鐘又有甚麼XXX疑似走光 YYY 當眾缺氧暈倒的報導,多好玩。

但當然那二十元入場費,我就省下了。現在一個飯盒,也不便宜的,何苦?

Share

再談書展 有 “ 6 則迴響 ”

  1. 每一個新文化剛開始總是受到抨擊的。

    八股文酸腐,還是我手寫我口好?用文言?還是白話?定還是潮語!

    可能通通都要放棄,用圖片表示,用Twitter更新。

    急功近利,剝衫搶錢正是現在的文化。有人喜歡,有人抨擊,很公平。

  2. 二十元就可一覽無遺當今最火紅的青春模特兒, 那是不少男性求之不得, 輾轉反側的夢寐. 別說是少吃一頓飯, 即使節衣縮食, 也要走一趟喲.

    怎麼, 對詩詞歌賦有興趣, 不錯呵. 腹有書詩氣自華.

  3. 一定看到的嗎?我看也不容易吧,世界上有幾多個趙雲,可以從百萬毒男中殺出一條血路?不容易呵。

    我看我是慢性胃炎吧。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