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建構

還記得年前的西九龍發展藍圖,要把那裏的一大片土地建成香港的地標。整片土地由天幕幅蓋,極具時代感,裏面有國際級的博物館,演藝場地,還有一幢幢的住宅高樓。後來社會各界反對,地產商不滿是單一招標,都想瓜分這塊肥肉。文化界也反對,認為文化比重不夠,也對本土文化照顧不足,有人倡議加建博物館和增加更多展覽及表演場地。

有人認為,在西九建了舞台,就可以把紐約倫敦的百老匯音樂劇都搬到香港;在西九建了龐比度,就可以把巴黎的藝術氣息帶來香港;在西九建了演奏廳,就可以把柏林愛樂管弦樂團的質素往香港貫注。

光靠硬件建構出來的文化是難以持久,更莫說要發展文化。到倫敦和紐約欣賞歌劇,不是每一間劇院也新簇簇和美侖美奐的,相反,那裏聚集了世界一流的劇團,世界各地鍾情音樂劇的人,無不希望在那裏成名。因此,那裏又吸引了世界各地的愛劇之人,甚至更多的遊客,慕名而至。這個百老匯歌劇文化,才會在那些地方盛行,劇院一所接著一所的開。

巴黎的博物館多不勝數,數百年來已是藝術家聚集的地方,梵高、高更、畢加索等,都有在巴黎待上日子。而且巴黎也長期是法國的政治和文化中心,令它在歐洲歷史中有著重要的意義。正是這種文化背景,孕育出巴黎的羅浮宮和龐比度中心等世界一流的博物館。

即使香港有了世界級的建築,但在相關的歷史文化層面上看,卻是空洞的。我們能夠進口別的的建築技術和概念,但進口不了人家的文化與歷史。與其把文化建築出來,何不尋找自己的根,自己的文化?

星期天,樓下公園的空地,幾排座椅,一個投射布幕,幾位長者在輪流高唱著帝女花,也也依依,自得其樂。雖然我不太懂欣賞,但我相信,在香港喜歡粵曲的人不會比喜歡逛當代藝術博物館,和穿著晚禮服聽音樂會的人要少。

Shar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