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然十度

氣溫急跌,一如所料,在廟街的煲仔飯檔,客似雲來,萬人空巷。

回家趕吃飯,走過茶餐廳,在如此天氣下,有一位依然身穿背心牛仔褲的大漢,拿著手提大聲說話。外露的雙臂,肌肉盤虬,雕琢的雙龍,在寒風下依然栩栩如生。

「煲仔飯?x,食鬼食馬咩,」廣東話往往就是這麼傳神,短短數字,已經形神俱備,充滿表達出他這晚在寒冷天氣警告下,沒煲仔飯吃的不滿。「你唔自己黎睇下呀,檔口前面排晒長龍,起碼成百人,都痴x線既……真係咁好食咩,人人都仆到黎食……」雖然我已經回到家中樓下大堂,但他的聲音,還是源源不斷傳來,江湖中人,內功果然異常深厚。

其實此時此刻,有熱辣辣一大個煲仔飯,夫復何求,但要在街上,飽受寒風煎熬,幾乎要瑟縮近大半小時才可以得嘗其「真味」,是否值得,則需大家親自驗證,再自行判斷了。但就好像周游之前曾說,冬天來廟街吃煲仔飯,吃味道還是其次,氣氛才最重要。三五知己,花很少的錢,就可以幾窩煲仔飯一起來,暢聚一番,還有啤酒、蠔餅,放滿一桌,那種陣容,怎麼能不教人手舞足蹈?雖然人人擠在一起,甚至得坐在十字路口上,但勝在大家都不介意,在低溫之下,吃出草根味。

「算x數喇,等得黎都凍x死左啦,咪喇,係度打下邊爐好過。」別這樣,下一次早點來排隊,說不定還有些機會嘛。

Share

忽然十度 有 “ 2 則迴響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