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末記事

兩天沒寫文,自罰三杯,改寫一千字的文算數。

今天,經過置地廣場,有巨型的聖誕樹,有幾大盞水晶的珞瓔,有悠揚的聖誕歌曲,還有平時的噴水池和一世也不會進去買一件衣服的商鋪。遊人流連,有自由行,有外國遊客。大堂氣氛喜氣洋洋,完全像是經濟復蘇的佳節景象。

但是,整個畫面和我格格不入。我懷著幾乎絕望的心情,拿著兩個吞拿魚蟹柳包,朝著辦公室方向走去。此時已經是晚上六時多,本來(無錯,是本來!為甚麼這個世界那麼多本來?!)那時我已經準備回家去,想不到事與願違,反而變成再度回到地獄大本營之旅。

(又註:這個月發生事與願違的事情之多,恐怕能數上幾百件。只要有出版商有興趣,我可以寫上十多冊。)

想來我不應該打電話給同事A,不然便甚麼事也不會發生了。事緣:

「你一走,大老細便回來了,問你那些工作搞成怎麼樣了。」電話一接上,同事A就告訴我這個令人遺憾的消息。

「!!!?」我只好以不能用言語表達的聲音來表達自己的不幸。

「我說你好像已經Send了Email給她,但她毫不理會,結果就在你的桌面上搜索了一會,把一堆東西給拿走了。」

我的口張得如銅鑼般大,因為太驚訝,所以一下子吸入不少冷空氣,幾乎說不出話來。

「你不阻止她……」

「怎麼可以阻止?你下一次給我阻止來看看。她還道:『哼哼,平時不收拾檯面,就有這樣的好處』……」

我無言以對。有這樣的老細,還真夠嗆的。如果還有「下一次」,還是得把所有的東西都鎖進夾萬去。

「她已經把你某個版本又看了一遍,而且當然,又改得面目全非。」同事A的聲音,很難得沒有甚麼幸災樂禍的味道,反而一聽就知道他此刻面如死灰,「她還說現在情況不同,所以還給了我一大堆數據,都是二零零六年同事D給她預備的,叫我們最好Co-ordinate一下,看看怎麼可以趕在下星期她出Trip回來後有最新的數字……」

不止是他,我也已經「灰不可言」了。我說,那我再回來看看甚麼情況再講。

「你現在回來?可不可以給我買個包甚麼的。」

我恰好調頭,經過地鐵美心:「美心要不要。蟹柳包甚麼的。」

「最好不超過十元。」他立即回話。

「六元五角,怎麼樣?」

「啊……那,給我買兩個好了。」大家一起苦笑了十數聲,終於掛斷。

出外,寒風依然凜冽,四周已經漆黑一片。怎麼畢業後,生活反而還過得像個難民?有誰能夠回答我?回到辦公室,看到同事A的Facebook,只有寥寥幾隻字:

A group of crazy guys in office…

都係為餐晏啫,駛唔駛搞成咁!

Share

週末記事 有 “ 3 則迴響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