猝然

提起陳鴻烈先生,總會想起他在三色台之中飾演過若干次的大老闆角色。

總是有點返老還童,一時很認真,一時又嘻嘻笑,總是操著不鹹不淡的廣東話,穿插於劇中,為本來沒甚麼味兒的戲軌加點氣氛。你道他是閒角,但是偏偏他夠搶鏡,聲如洪鐘,目光也懾人,可見他並非一般人物。

而事實上,三色台戲雖然時時也很垃圾,這是編劇的錯;但把「甘草」演員稱呼為「二打六」,則未免過於不近人情。在江湖混了十多年,怎麼也是老戲骨,你以為他們沒光輝過沒紅過?只道他是大閆生,目光則稍嫌短淺。早在電影《大醉俠》,飾演奸角玉面虎,他通身白色,跟岳華、鄭佩佩連番打鬥,結果一炮而紅。

你沒聽過《大醉俠》?不奇怪,因為屈指一算,那是四十多年前的事,我們那時還不知在哪裡。現在他忽然走了,人人驚奇,匆匆追悼,卻不知道原來他有過這樣的黃金年代。但話說回頭,至少年輕一輩,還知他叫閆器,也算不枉。

只是不知現在的同事三分親,還可以怎麼演下去?幾天前還會在台慶的節目中看見他滿面笑容扮鬼扮馬又唱又跳呢,這種事,實在沒有比猝然這兩個字形容得更貼切,也沒有比猝然這兩字形容得更悲涼。看文看人,經常把生命比作蠟燭,未免過於美好,人生甚至只是幼小的一段檀香,燃亮時沒人留神,冷不防一陣罡風吹過,一抹紅星,就此散盡,留下來的,只有幾線縷縷的輕煙。如塵的香灰,散落四周,一切皆如此無聲無色。

Share

猝然 有 “ 6 則迴響 ”

  1. 是呀,好可惜!好突然…
    從之前的同事三分親,到現在的畢打自己人,已經習慣每天晚上聽到他帶上海口音的廣東話。真係唔知畢打自己人點收科,沒了個靈魂人物套劇定然大大失色了。三色台有老闆格的甘草演員真係買少見少。

  2. 剎那,我在想,如果家人不幸猝死,必定撕心裂肺,那種痛就好像整個心完全被掏起,空蕩蕩。
    雖然我平時不愛赤條條地開口說我愛你,我喜歡你,但我心里終究還是疼愛你,愛惜你的,只是藏於心底。還來不及說任何遺言,死者是如何的不甘,生者是如何的驚慌和難過。
    生離,尚有重聚的希望;死別,如何天大的本領,也沒法叫時光逆轉,再來一次。

  3. 0117: 誰都知道。

    Haricot: him…? or?

    雪凌: 是很可惜。人生就是這麼可惜。

    小點: 人總免不了死,死得轟轟烈烈,還是死得無聲無色,還是死。到頭來其實都沒有選擇可言。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