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年無街去搵無聊野寫之一

【註:本故事純屬虛構,絕不反映現實生活情節。如有雷同,實屬巧合。】

【再註:請勿對號入座。】

大年初一,情人節,我的生日。

九星連珠一般的配搭,慶祝我第廿五個單身的年頭。好啊,這虎年來得真正好,我的意思是好慘。誰和誰結伴出外遊埠,誰又跟誰這刻共諧連理,於紅棉路註冊。你們出外遊埠結婚生子關我啥事?誰先發明慶祝情人節的那個某某,給我去死。為甚麼單身在這天總要被歧視,在廿一世紀,單身才是正道。二月十四應該改成單身節,讓單身的朋友一起狂歡跳舞飲啤酒看脫衣舞(這不是結婚前的告別單身派對?)……才是正理。

這些天氣灰濛濛真好。Click入天文台的網頁,現在氣溫是十六度,濕度百分之九十八。「一股東北季候風的補充將於今晚抵達華南沿岸地區,並為該區帶來寒冷及有雨的天氣。」好呀,真的太好了。天助我也,甚麼地方都不用去了。我正享受我的單身日子,太美妙了,自己和自己,一個人,慶祝這個具有特殊意義的生辰,無法不教人,喜不自勝呀,嗚嗚。(為甚麼後面會有不合符心境的象聲詞?

忽然之間,電話響起。難道,難道有人竟然記得我的……!!我立即從沙發起來,正襟危坐,改用一個優雅的姿態,去接聽這個新年第一Call。說不定,說不定我的春天終於要來了。不用太激動,就用平時見客那種和藹可親得來又略帶誠懇的聲線吧。

「喂……」

「嗨恭喜發財,情人節快樂。」電話聽筒傳來一把死聲。無法不令人立即想掛斷。

這是同事x,為了掩飾他的身份,我們即管稱他為東城。(日本人?

東城的聲音很懶洋洋,「Alvin,我還以為這些日子,你準應該不在家。」

應該不在家又打來幹甚麼?欠湊嗎!「我可以在甚麼地方,你告訴我。」我的聲音也立即打回原形,變成了在辦公室中經超過廿四小時工作後所只能發出的典型MIDI聲。

「不知道喔。可能是某個人的家中,或者是酒店,之類。」東城兄笑得很猥瑣。對,用猥瑣來形容他就對了!這些人怎麼會娶得到老婆的?誰說天有眼?誰說的?

「你在瞎說甚麼。」

「某個人,可能是你父母;酒店嘛,我只說你外出旅遊避年而已。別那麼色嘛。」東城繼續笑得很大聲。

我有一剎那想就此丟下電話。但好,忍你,好歹也是大年初一.情人節.兼本大爺的廿五歲譚校長式牛一。「很好笑。」我把在身旁的Cushion,一手掟向汪阿姐正大唱歡樂年年的高清電視。

「新年有何搞作。」東城問得乾脆。

「沒有特別事情。我打算每天九時睡覺,每晚睡十二小時,四天紅字假期,天天如是,直到上班日為止。」我很坦白。

「別那麼痴線。新年,這是新虎年啊。」

「呵對就是辛苦年,苦年苦月,天天辛苦天天苦。」

「別吟詩作對了。我看你最近是看紀曉嵐看多了。別老是做毒男,不如出來意思意思。」

「不出。」我斬釘截鐵。你以為我寶貴的生日還要栽在你們這班豬朋狗友之手嗎,想也別想了。門兒也沒有!!

「不可救藥的傢伙。但我們公司大夥打算今天到大老細家拜年,你不來,就顯得不齊人,不齊人,就顯得沒有意思。還有,人人皆出現,唯獨你不蒲頭,到底難看,你是不是又快中期評核了?要不要小心為上?」東城開始曉之以情,動之以理。看啊,已經是正月初一了,小人還那麼多,真糟糕。

「那你想怎樣?我一早就知道你狗口長不出象牙。」

「最理想的做法,當然是現在立即沐浴更衣,然後踏出閨房。我們一時在金鐘地鐵站等。」

「好好好,我怕了你。」始終也是大老細,總得給點面子,我當然不是怕寂寞啦,但是去拜拜年,討些利是,準不會蝕了計程車的錢(誰剛剛說要享受甚麼單身生日這些垃圾話句的?)……

老實說,我身上一早就已經穿上了隨時可以出街的衣服(還好說要睡覺,一身衣服明明已經出賣了你),只要披見大衣,穿上皮鞋即成,今年也好,總算可以和汪阿姐以及安德尊的財神說再見了。「你們就繼續財神到,財神到,好心得好報吧。真的像看租帶般,年年都一樣。」我一邊喃喃自語,又以一個故作瀟灑的動作,啪一聲關上電視(自戀狂啊你?),出門口,把門鎖上。一轉頭,正想按電梯鈕,卻就在牆邊的鞋櫃上,竟然發現了……

咦?

(待續)

Share

虎年無街去搵無聊野寫之一 有 “ 6 則迴響 ”

  1. 一時要去到金鐘地鐵站…不會遲到嗎 ??
    阿姐大唱歡樂年年的時間已經中正12點幾喇喎 ?!?

  2. kima: 期待吧。不是情信。XDDD
    新年快樂。

    過路貓小姐: 不會遲到的。XDD
    且聽下回分解。

  3. 日子靜靜地流走。一年,又一年。
    新年おめでとう。

    「真的像看租帶般,年年都一樣。」
    一語中的,我也有同感。XD

    老虎仔?小強?利是一封?桃花一枝?未對的六合彩?逾期未繳的電費帳單(你麻煩啦)?陳舊的照片?……
    沒一個中?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