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年無街去搵無聊野寫之四

不要說笑。」來到大老細的家,眾同事異口同聲。

「是真的,看吧。」我急忙秀出戰利品。其他同事一看,立即交換了一下眼色,然後還未再開口,已經以閃電般的速度,使出各家各派的擒拿手。幸好,我就知道他們是群餓狼,所以立即雙手一縮,把巧克力收回胸前,同時,眼裡射出莫名的殺意:

「眼.看.手.勿.動。」

大家都立即停上了搶掠的動作。東城一瞇眼睛,先發話了:「依我說,怎樣看……也應該是……不可能的呀。應該是搞錯了些甚麼。」

另外一位臉圓圓帶眼鏡的,是我們的會計先生。他一邊喝著綠茶,一邊很斯文的作出理性的分析:「也不是說全無可能。只是機會率大概在0.0001至0.0000001之間。這已經是相當之樂觀的推測了。」

另外一位頭髮已經中禿,兼穿著毫不入時,但實際年齡其實和我們相差不遠的,是我們的營業部經理,簡稱經理。他大口喝著啤酒,嗑著瓜子:「還情人節巧克力,這麼純情啊?我x,不要再追求這麼浮華的東西了。週末跟我到深圳一趟,我敢保證,你肯付錢,一定有比收到巧克力更有意思的事情。」說實在,我們都一直覺得,經理的頭髮,也實在和他週末經常太拼命有關係。不過他老是說上深圳每次也是到訪書城,我們還可以講甚麼你說。

當下我們沒敢答腔。席間,還有一位相當年輕的分析師。 分析師本來就有點瘋,只見他哈哈大笑了十來分鐘以後,還未有打算停止他的笑聲。但是當他仔細端詳了那道字條以後,就沒有再答腔,而且神色變得相當凝重。無容置疑,靠東城、經理這等本來就是世間渣滓一般的角色,根本就一點希望都沒有。但是分析師年少有為,又是名牌大學畢業,在公司戰績也一向彪炳,是大老細的愛將。

不知怎麼,我覺得這個人,是可靠的!他應該會有獨特的見解。「是不是有甚麼發現?」我急急問。

分析師終於放下字條。他倏然站起,並用力的一揮手:「我已經知道誰給你的了,這個東西。」

果然不負我所望!!我立即追問:「是誰?」難道是公司的雲妮、珍妮花、愛倫、溫黛……?(怎麼都變成十號風球的名字了?

「這……」

「這不是地球上的東西,決不是。」

咚,

咚,

咚,

咚,

叮!

全場爆笑。「的確,能夠送給他情人節禮物的,絕對有可能是外星人!解得通之至!」東城竟然對這個說法,豎起了大姆指。

分析師還一臉認真:「應該把這個巧克力拿到陳長青的屋子詳細化驗。可能會有很多不是屬於地球的礦物質。」我失算了啊,分析師還未完全脫離校園時衛斯理的科學幻想小說世界啊啊啊!他還有補充:「世界上沒有不可能解釋的東西。任何不可能解釋的東西,都只是超越了人類的認知領域而已。人類愚昧之至,所以,這絕對有可能,和外星人扯上關係!」十秒後,他被我打了出窗外。

天啊,為甚麼我公司裡盡是些怪人啊(公司不是沒有正常人,但你這叫物以類聚)。為甚麼我如此正常的一個人,得到的,卻盡是些不能理解的分析?對了。其實我公司是幹甚麼的。另外,明明說到大老細的家拜年,為甚麼出場的盡是些嘍囉?

「因為最後大佬,永遠是最後才出現的(這gag爛的程度直達夸克)。你沒有打電玩,也應該玩過Gameboy的孖寶水渠維修員吧。Alvin。」

這,這聲音是!

(待續)

Share

「虎年無街去搵無聊野寫之四」有一則迴響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