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年無街去搵無聊野寫之五

這,這聲音是!

「不要又重覆一次。這些騙字數的技巧,在這等場合,並不會增加你的稿費。」 大老細在胡說甚麼呀?剛飲大了兩杯嗎?「你才飲大了兩杯。Alvin。這話不是對你說的。」哦。

「那麼,不知陳生有何高見?」我笑容可掬。面具型號0-2146a,載入!

「你別聽他們亂說。那有可能有外星人,這個世界不可能有外星人。」 這個空間終於出現一個正常的人了!這實在是太好了(但這個Comment也未免太正常了點吧?)!不枉我對你誓死追隨,誓死追隨啊。(馬屁精。

大老細把紙扇打開,徐徐擺動著:「整件事實在很有趣,有進一步再探索的空間。」我隨口應:「所言極是,所言極是。」(但,他說的話真的有建設性嗎?

「Alvin,」 大老細接著,說話一字一頓,「老實說,You’re fired!」

「哦。」我繼續隨口應了一聲……「吓,為甚麼!!!!?」 劇情的變更太快了吧!不是作者開始想把作品草草了事而亂作的吧??!

「很簡單。」簡單個屁啊?大老細忽然目露兇光,「你竟敢來我的家生事,收了巧克力還居然夠膽來這裡Show-off?你這是死定了。」天呀,又一次失算了,原來這裡根本是一個正常人都沒有呀。但是我怎麼也想不到,我們偉大的大老細,即使縱橫中西區金融界,見慣多多少少大上大落的震撼場面,自稱為「蘭桂坊夜王子」的他,那麼多年了,也一樣脫不了男性因自己沒有而妒忌別人收巧克力的惡性基因!

更失策的是,經我們深入了解大老細之後,原來他的「宅味」,亦相當濃厚。就好像剛剛他一直缺席,就是要看完《爆笑管家》 錄影,這無疑令人有點難以想像,但大家都知道,一個人外表如何,和他真實的一面如何,往往亦不為人所知!要不是在某年某月,當大夥做完一大Project後,正想出外喝一杯,不料他竟以「不是今日,今天要回家看《鋼鍊FA》」的無稽理由拒絕,我們又怎有機會真正認識我們眼前這位金融巨人呢……

「所以現在的你,已經死了。巧克力要留下,死之前,你還有甚麼遺言要說?」 大老細不是認真的吧?我開始覺得這個故究胡扯得像三色台的垃圾劇。最可恨的是,東城人眾竟然毫無反應,只顧繼續輕鬆談論今年的十二生肖運程。這算是同事嗎?同事果然是用來出賣的。幸好,蒼天開恩,我得到了COW財經台的記者所拯救。

老細的手提電話鈴聲響起。媽的,竟然還是那套甚麼萌動畫《臨官夏夜的休克》 的片尾曲(為甚麼會聽得出來?)。「喂……虎年恆生指數的走勢?依家Live?幾句?無問題……」大老細一但涉足公事,他的眼神,就變了。聲音,也忽然變得極其專業。我們立即識趣,噤若寒蟬。他輕輕咳嗽一聲,便朗聲道:

「虎年股市的走勢大概會仍然頗為反覆。上半年受惠於低息環境還有資金充裕的情況下,恆指有力突破23 000 點的阻力位,但是必須留意的是,外圍經濟環境仍然不穩定,歐洲各國最近的債務危機,亦相當值得留意。中國最近的通脹預期升溫,預料會繼續推出收緊銀根的政策,近期加存款準備金兩次,已經是一個明顯信號。只要中國繼續退市,不排除下半年加息,這或會令內地股市出現震盪,本港亦當然難以獨善其身。可過短市向好,全年來說,預料走勢介乎14 000 點至28 000左右。」大老細似乎意猶未盡,又轉入內廳繼續講股。

我當然也知道,每一次六合彩開啟的號碼,不是雙數,就是單數的呀。

其實我們是證券公司。大老細是股壇大紅人,又上電視,又寫專欄,又出書,好不威風的啊。我們能夠和他共事,也實在是榮幸之至,榮幸之至!(不要讚頌之詞每次也要重覆一次好不好)但難得有脫身機會,現在不走,更待何時?「和大老細講一句,我有急事,要先走了。祝他新年快樂,公司見!」說罷,馬上拿回巧克力開溜。

(待續)

Share

「虎年無街去搵無聊野寫之五」有一則迴響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