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痕

人是手痕的動物。不用多解釋,你出門,乘搭任何一種交通工具都知道。

有「嚴重手痕病患」者,不用月圓之夜,也會不能自控,日光日白變人狼,獸性大發,摸胸露械,狎玩猥褻,層出不窮。雖然平日親眼目擊的機會甚微,但是有關報導,仍偶爾便在各大報章出現。

這種手痕病,犯的是刑事,被發現了後果很嚴重,但畢竟病發的絕大部份也只限於男性(這樣說,絕無性別歧視的成分,只是以統計學的角度來說而已),論普及程度,則遠遠低於即將介紹的「輕微手痕病患」。

輕微手痕病患者,男女皆可,雖情況彷彿較為輕微,但論其討厭的程度,實質和前者不遑多讓。

他們的得意技,是就算身上沒有任何書寫工具,也可以使用各樣硬物、利器,刻下他們的所思所想,由最常見的表白,髒話,以至白字連篇的歪斜短語也有。最教人佩服的是,不論那個表面是否平滑,車門、椅子、扶手,甚至極其強韌的大塊玻璃,竟亦通通不能夠倖免。

這種行為,除了可反映他們的手痕病外,也顯出了他們的異乎尋常的精神和意志。

嚴重手痕者,犯事後,受害人或會呼叫求助,東窗事發機率極高;輕微手痕者深諳此道,所以改向死物埋手,以「死的東西不會說話」的真理,肆意行兇,隨時天天乘車,心情好才在某處小刻一筆,以聚沙成塔的方式,毫不起眼地進行同樣可恥的陰謀。

毀壞公物,和非禮一樣,難道就不犯法?香港的公民教育,真的很有用?嚴重也好,輕微也罷,都是一樣。看著天天服務我們的交通工具,遍體鱗傷,教人心酸,更加別說郊外的花草樹木--以前的法典雖然兇殘,但總有好處:以眼還眼,以牙還牙。手痕嗎?通通把手砍掉好了,又或者照樣找人刻十多個樣衰的文字在犯人的臉上,讓他感覺一下,那種深刻剜心、永遠不能復原的痛苦滋味……

Share

手痕 有 “ 3 則迴響 ”

  1. 曾經被手痕的車廂,能再次碰上的機會是否等同中六合彩般渺不可及?
    真的好想試試……唉,膽小如鼠,我豈敢動手,想想而已。XD

    曾經在20元鈔票上看過令人啞然失笑的字樣:“打倒共產黨,反對社會主義,反攻大陸。” 真的頑固如山,死心塌地。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