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話 (II)

「那麼私人的問題也問!」緊接上回,讀者P於英倫的生活大揭秘!但是他看來不願意就範。

「當然,其他熟悉你的人,以及讀者,都有知情權。」這當然不是我原來要說的話,不過現在改寫成這樣,好像娛樂性會變得豐富一些!

「嘿,沒有。」讀者P的回答令人十分失望,「也只是和其他人吃吃飯,偶爾到公園走走,僅此而已。」

「行公園,那麼寫意喔。」實情我心裡覺得,這簡直已經像遲暮之人的生活修行了吧。既然插針不入,只有話鋒一轉,改說其他問題:「怎麼看未來的經濟情況?」

「不覺得美國會有甚麼問題。(其他人擔心繼續量化寬鬆會令美國債務陷入危機?)其實沒有甚麼大不了的,大家會繼續買,銀錢還是會繼續印出來。不過伯南克的確是遇上了不少阻力……」

「中日關係問題就釣魚台惡化,你又有甚麼意見?」和讀者P 講話,總是很容易就把話題扯進了政治及經濟的層面(雖然,我們談無聊的話題也多,不過大多沒有人明白,所以亦好難「寫出街」)。

「日本仔能夠做甚麼?擺擺姿態,在選舉之前搶搶右翼的選票罷了。待局勢穩定了,再和中方修補關係不遲。」

「那,」 說著說著,我已經下車了,向著家的小道走去。四下無人,只要濕漉漉的水門汀路,反射著街燈的光。「還會不會回來?這次大家都見不著,真的是太可惜了。」

「別擔心,十二月我會再回來的。」我大喜,立即追問:「是聖誕前,還是聖誕後?」

「聖誕前後--我會大概逗留一個月,所以不用怕,屆時再聚。」

「當然啦!」我立即答應,同學聚會,最最熱鬧。

不過他又立即瘋狂大笑起來,「不過最怕你們是大忙人,真的說不準到時你們是不是真的有空!」

嘩,咩咁睇我地呀! 真過份。就這樣,我們結束了無聊得來但仍算得上是愉快的通話。

Shar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