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火

近來的電視新聞,相當淹悶。上週五聖火傳遞綵排,電視台動用多隊攝錄隊,在港九各地直擊,當中不乏現場報導,特寫第一次以龍舟運送火炬及一間開放作公開試考場的中學。加上各地傳送火炬情況的外電,及在香港誰是火炬手等的花邊,結果,那天的午間新聞,有八成時間都是跟聖火有關的報導。六點半新聞呢?也超過一半。

聖火還未抵達泰國曼谷前,電視台又派記者進駐當地,視察情況,並準備作實地報導。印像中,不論是數月前緬甸僧侶示威引發騷亂,軍政府武力鎮壓,抑或是之後馬來西亞的國會大選,都未曾看見電視台如此慷慨。

聖火傳遞的確隱含不少意義,包括國際政治和西藏獨立等敏感議題。可是看一看香港電視台採用的新聞視角,竟都是些雞毛蒜皮的事,如考生擔心聖火經過時會有噪音,校方希望屆時校門以外不准途人逗留(相信沒有太多人會選擇在一所學校門前圍觀聖火,而且火炬手跑過那段也想必用不上一分鐘);參加綵排的“火炬手”對有份參與感覺良好(難怪香港選拔火炬手的爭論可以這樣叫人啼笑皆非)。而跟公眾利益較為有關的一個,就只有火炬經過中區時或會引致交通擠塞。這些報導,令人啞然失笑。

難道這樣的新聞,便叫做事事關心?

市民對每日社會大事的主觀印像,主要來自新聞媒體。可是礙於時間和資源所限,他們每每未能夠準確把社會真實的一面呈現,於是在報導上有所偏頗。以電視新聞為例,採訪主任最喜歡現成和容易完成的東西,如某某研究報告出爐,將舉行記者會,或是像這次聖火綵排,早已有參考路線。這樣,早於前一晚,他們便可以為可以調度的幾隊人手悉數安排工作,確保翌日的午間新聞,至少會有數段港聞報導。然而,事情一日還未發生,其新聞價值很多時候都是難以估量的。可是,攝錄隊是電視新聞的珍貴資源,最理想莫過於如小李飛刀,例不虛發,因此,即使最後的報導新聞價值欠奉,多數仍會播出。相反,一些偶發的事件,若須經多方求證,或有資料不足的風險,電視新聞都會不聞不問。

日復一日,採訪主任的責任,便是要把當天的新聞時段填滿。他們深知發探新聞是有風險的,於是寧可在新聞不多的日子,報導大幅向現有的材料傾斜,即使是雞毛蒜皮的小事,也不願嘗試新的新聞角度。雖然這樣的情況,甚少在報章上出現,可是對於依賴電視新聞而知天下的市民而言,這個“客觀社會印像”又可以說有幾分真實呢?

到聖火傳遞當天,即使掀不動全城市民,至少也會叫全城傳媒蜂湧。

Share

怪事

中大畢業禮事件,學生會再下一城,繼情色版事件後,首當其衝,引起輿論嘩然。整件事情,我始終感到異常莫名奇妙。但中大學生會永不改過的作風,還是讓我有點不以為然。本來,我不願意在這裡寫太評論式的文章,只想以生活點滴為主,而且論說文不是我的強項,寫得不好,容易貽笑大方。但在言雨的鼓勵下,終於我試寫一文,投至明報,已於十二月十七日刊出,同樣以南杏為筆名。未被編輯的原文如下。

中大學生會的代表性究竟在哪--
評中大畢業典禮事件

中大畢業典禮,中大學生會在場抗議,引起應屆畢業生和家長抨擊。身為舊生的我,頗有感慨。在討論是次事件之前,我最想問的是,中大學生會成立來,究竟是幹甚麼的。這令我很好奇,因為在中大讀書三年,我竟然不知道中大學生會是幹甚麼的,不得不找了一點資料。根據香港中文大學學生會會章,其宗旨為「本民主自治精神,為團結各同學,促進德、智、體、群、美之發展,謀求福利之增進,溝通同學與校方之關係,以及服務社會」。

看完之後,不單是我,其他中大學生可能也覺得很詫異。因為我們竟感覺不到中大學生會有為這個宗旨而盡心盡力,相反,他們推廣的活動,卻反而與此宗旨背道而馳。就這次畢業典禮來說,我並不想針對你們想表達的意見,反而你們激烈的舉動,影響了其他在場人士,才是這些問題的核心。畢業典禮,很多人都只有一次,是一個相當重要的時刻,不單是學生本身,供書教學的家長,看著子女完成高等教學課程,畢業禮在其心中,亦有重大的意義,不可能抹殺。他們有權利,擁有一個美好的畢業典禮;他們有權利,擁有一個寧靜的畢業典禮;所以,他們更有權利,為你們的所作所為,感到失望、憤怒。

在這大前提底下,無論你們批評董建華先生不應接受榮譽學位也好,劉遵義校長私相授受也好,你們的行為既然影響了其他人,他們要求你們作出公開道歉,你們身為所謂中大學生的代表,很應該為所做的行為負責,承認自己所犯的錯。

但是,我們失望了。剛看完幾日前學生會發出的評論〈追求的正是莊嚴之本質–為何要在中大畢業禮抗議〉後,我覺得中大學生會可謂毫無悔意。當然,因為你們覺得這個行動逼不得已,所以根本沒有任何問題。首先,畢業禮的莊嚴,的確建基於對學術的尊重,但是你們認為中大的畢業典禮正淪為變賣學術尊嚴的場所嗎?對不起,我不能同意,除非你認為出席畢業禮的莘莘學子,都在變賣學術尊嚴吧。只要真的在努力考取學位,認真鑽研學術的學生都在,我不相信畢業禮的莊嚴性,一下子便給董先生破壞殆盡了。我相信畢業生亦不贊同這一點。

你們認為,這次行動很成功地刺激到社會大眾認真思考榮譽博士學位的真正意義嗎?對不起,我不覺得。大家只把焦點放在你們的鬧事的對錯上作出考慮,請不要把責任推給輿論,我們這些在本部一天到晚從百萬大道走到圖書館,眼睛就算不見得雪亮,但還是有張開的。我們這一群中大學生,只感到這一次事件又一次令中大蒙羞,又一次令中大校譽受損,又一次令中大學生,倒過來不齒中大學生會的魯莽。

另外,我對發起行動的原因和中國文化的未來有關,似乎未免過於誇誇其談,無限上綱。我只知道你們對校長有不滿,要引起大眾廣泛討論,這就是目的,你們因為覺得校方不接納意見,所以就「迫不得已,付諸抗議行動」,這樣就代表可以犧牲這一屆的畢業同學嗎?你們要標榜的難道就是一仗功成萬生「灰」嗎?可有看過畢業生的Xanga的怨聲載道?可有看過Facebook內就是非中大人,也在Wall留言,說得義憤填膺?迫不得已,說得太冠冕堂皇,太懂得為自己的行為開脫了。除非你們是陳勝、吳廣,大禍臨頭,非揭竿起義不可,我始終懷疑,是否有必要把一班事前不知情的同學也一同拖進這淌渾水。

至於你們說出發前有詳細討論,對於行動的各種影響,都了然於胸。我更加覺得啼笑皆非,你們既然都清楚各方影響,為甚麼到頭來反過來責怪輿論放錯焦點?這不是你們的抗議策略出現問題麼?你們真的有仔細計算過怎樣抗議,可以免得破壞出席者的美好回憶?現在知道了,出席者相當不滿,那你們的計劃不就是很失敗嗎。就我一個人而言,就覺得很失敗,因為你們想公車上書,卻帶不到如期效果,結果反而給傳媒「渲染」你們示威時的亂狀,偷雞不成蝕渣米,其實我覺得你們還值得可憐的。但是一樣歸一樣,不要把所有犯錯的事情說成包裝成的錯覺,事實上,典禮就是給搞砸了。你如果還有勇氣要繼續否認的話,先問問那天在場人士,有沒有這樣的感覺吧。

最後,請不要胡亂蓋棺定論,說香港最重要的一所大學,金玉其外,敗絮其中,這對其他師生來說,都是一件不公平的事。你要說我們一直都在這間敗絮其中的大學學習嗎?我們都覺得這間大學很好,才願意留在這裡學習,付出時間和心血。敗絮其中,一早人人已經唾棄了它,還在這學校幹嗎?

這事情令我們很難過。不吭聲又不行,免得以為中大學生會的行動,得到絕大學生的支持--這不是事實。中大學生會行動前,可從沒請示過畢業生,不要說全體師生了。不知誰經常說甚麼甚麼假諮詢還是黑箱作業?中大學生會的代表性究竟在哪?不知多久以前,中大的學生彷彿已經和中大學生會割裂開了。校內學生談起中大學生會,只會說他們是一班搞事份子。為甚麼中大學生竟唾棄中大學生會?為甚麼中大學生會的形象長期低下?這些,亦是真正值得深思的問題。有人還在網上說要取消強制交會費,得到很多同學支持,這都是警號。中大學生會,請不要隨便再亂來了,你們幾個人不代表我們全部,不要當我們這班學生,都是幌子。

Reference:
http://www.mingpaonews.com/20071217/fac1.htm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