嘖!

本來一大清早,精神是不錯的。不過在吃麵包的時候,高層F忽然跟我講:

「昨晚去廁所,看見蟑螂。」

其實看到蟑螂,對於高層來講,真的沒有甚麼大不了,為甚麼還要宣告?

於是我語氣也很平淡:「哦。那你把牠打死了嗎?」

「沒有。」

「嗄?」我驚異,論理高層F沒有留活口的理由。

他解釋:「漆黑之中,找不到報紙,又不好用拖鞋。於是我把牠活活捏死了。」

我O嘴:「OoO!!!」

而更驚嚇的還在後頭:「牠的內臟在我手上擠出來。真的很臭,洗了很久才乾淨。」

真令人作嘔。就是這樣,一個星期的開始,本來應該是用來賣麥記開心樂園餐的廣告的,現在甚麼都沒有了,只想到那可怖的場景。我幾乎連麵包也吃不下嚥了。

Share

噫!

書展幾年以來的發展,一直不愁缺乏話題。由o靚模平賣「健康性感」寫真集,又嘔牙膏又流口水,到藝人充當才女出書字體已經接近24,以雙行排版再加一頁一版圖片,但結果仍遺憾地充滿白字,以致高登友寫有味小說亦告成功上位,都令人不得不深思,書是甚麼,閱讀是甚麼,而舉辦書展去鼓吹的所謂閱讀文化,究竟又是些甚麼。

我們且不去再談「當代教育」佈置得尤如成人影碟鋪的事了(反正相片也看過了,一幅圖勝過千言萬語不是嗎?)今年書展會場內,明顯更為「多元化」──這亦是貿發局一直大力推動的事──不單食物攤位更多,而且更有不少攤位不是賣書,反而是賣化妝品、首飾,甚至是衣服。無疑,這個聲稱是書展的東東,已經成功演化成一個貨物集散嘉年華。畢竟也是要做生意,檔口也要用價Bid回來,不賺錢的話,怎麼說得過去?你養我們嗎?他們會這樣反問。

一件事如果有商業的性質,就難以自鳴清高嘛。書展說到最後,也只是英雄塚,亂葬崗。試想想,一年有幾多作者出書,有自資的,有被人發掘的,有已經是名家的。大家都想在名利場上,分一杯羹,賺錢,添人氣,所以在書堆的鋪售榜上,一樣要努力向上爬。賣不好的,作家生涯便完結,書會賤價促銷,即使不需一綑一綑的送到堆填區,也許也會在下年書展的10元區中出現。所以去到最後,少不免還是要各出奇謀,鑽空子,搞噱頭。

書展人愈多,聲譽卻愈差,真的可惜。還是懷念以前進場根本沒甚麼人,可舒舒服服看中國文化典籍看半天的日子。這不僅是禮崩樂壞,而是名乎其實的「風流絕」。

Share

表現給誰看

我不知道投資銀行家Y是怎樣去管理他的下屬的,但是今時今日,他們失驚無神暴走,不論大小公司,都不是甚麼奇聞,甚至可以說已經會司空見慣。例如以下再轉載朋友E在Facebook的數例:

而家啲90後嘅辦公室表現真係好得人驚:

  1. 同Senior食完飯之後話:丫返嚟涼一涼冷氣,陣間再落去飲杯野,哩啲生活你冇咖喇;
  2. 三個鐘Super long lunch之後,返嚟話:肚痛(痛咁耐,不如去醫院Check下好冇?);
  3. 交野俾佢做,同佢話啲Data仲Gen(ereate)緊,佢答:唔好急,我唔想做住。

看完以上的例子,我覺得那些遲到、或者開會不見人,已經算是小兒科。其實怪不了他們的,他們也不認為自己有甚麼問題。道理簡單,他們就是欠缺Incentive;通常出現這樣的情況,不外乎幾個原因:

  • 家中有米之餘,而且極多,是否工作,並不重要,不過為消磨一點時間,費事給人當異類看待;
  • 自己雖然沒錢,但可能是極有勢力的後代,隨時和你老細,甚至你老細個老細Friend底。就算甚麼也不做,一樣到時有功課交,然後升職比你快;
  • 性格問題。這份被炒,又找下一份,純粹為找樂子。老細是人,不是神明,唔高興一樣照樣開拖,是破辦公室封建的孫中山,同樣偉大。

我相信投資銀行家Y最後只是想講一點:這世界是不公平的,So what。你看不過眼,是你太Out,進化亦不夠。說罷,照例乾笑幾聲。

所以我常說:投資銀行家Y眼光的闊度,不是我們這些凡夫俗子可以比較的……

Share

國民與教育

依我說,幾千年的美好傳統傳承下來,最好的國民教育莫過於現在的身教。

例如現在某些人的說話能力,十分高超,集百家之大成以後,自成一派,說了可等於沒說,又可以若無其事的為自己開脫,竟像魔術一樣。

簡單的操作原理背後,亦往往經過長時間的沉淫,才達到面不改色的效果,教人嘖嘖稱奇之餘,不得不慨嘆這種功夫的偉大。

而這能力昇華到一個階段,已經是一門藝術,有藝術美,亦達致天人感應的效果,所以,亦應該是所有莘莘學子應該學習的技巧。老師亦可以人頭保證,只要充份掌握,則可以頂天立地,無往而不利。

畢竟,要在公眾場所,睜大眼說大話,已經不容易;而更高尚的是,解釋不是解釋,而是十足十的廢話。要衝破這個心理關口,真的很難,但他們到底做到了。

你怎不能給他們熱烈的掌聲,去歌頌他們一心一意報效社會所作的努力?

還是那個例子:我沒有拍檯,只是觸碰桌子,這說法,真的很高。孩子可說自己沒偷吃糖果,只是喉頭一甜;丈夫沒有出去偷食,只是和其他生物有若干接觸……

只要大家都接受,社會更文明,經濟更繁榮,城市更穩定。這種技巧,好處很多,早該大力推行。那就天下太平,四海歸心,萬國來朝──國民教育的最高境界,莫過於此。

Share

生蛋與熟蛋

我熱愛雞蛋煮出來的食物,但唯獨是對生蛋沒有甚麼好感。

現在很多飯呀甚麼的,不論是石窩,瓦煲,還是普通的大碗飯,總喜歡煞有介事的,直接打一隻大蛋上面,然後才端出來給客人,以示營養豐富,特惠超值。但是滑潺潺的半透明狀蛋白,真的很可怕,中間那個蛋黃也是流體狀,只要用筷子一刺下去,鮮黃色的蛋汁就會一發不可收拾地溢出來,很像恐怖片的橋段。

可能本來的賣相很好看吧。但是到最後還不是要將蛋和飯一起拌勻?於是一些如同黏土狀欲斷難斷的外太空食物產生了。我十分懷疑,如果外星人看到地球人這樣的進食方法,可能會立即嚇得昏死過去。羅茲威爾不怕沒有多餘的解剖對象,下次太空總署如果想再次捕獲外太空異物時,這是最節省成本的辦法,不妨一試。

不過高層F知道我這個類乎偏激的喜好,不以為然:車,我地舊時咩都唔識,又無禽流感,返學就咁食隻蛋打落去樽牛奶度就當早餐添啦。

我:嗯……No comment.

Share

問與答

經過我們一班同事討論,現在主流的問答,應該是這樣的:

「究竟你有沒有……?」

「這件事我一定會開誠佈公,但因為……所以現在不能向大家披露(其實不論甚麼理由,到最後也得出如此結論)。」

「你說過……現在這樣,不是反口是甚麼?」

「其實你不應該這樣看,應該……(下半段其實和回答問題完全無關)。」

「我只是問你簡單問題,你為甚麼不直接回答?」

「我已經清楚回答,所以沒有其他額外的補充(沒有人知道他原來已經回答)。多謝你的提問,我也會繼續努力改善……」

「很多人都向你批評,指你……」

「這些事我是清楚的。我會繼續虛心聆聽,繼續務實處理問題。但因為……所以我遲點會再在適當的場合作全盤交代。(這回答可以重覆使用上千次)」

「……(不論問甚麼問題也好)」

「……(以上所有回答的混合,或再另行加入配搭。)」

這種現象令人震驚。而更令人震驚的是,為人師表,竟然不肯承認拍檯,反而只是說自己觸摸了檯面。這個世界,明顯已經完全瘋癲。

Share

馬場看

為甚麼有人山長水遠也喜歡入馬場?我懷疑,這真的是男人的浪漫。

天時暑熱,通處是人,個個攤開馬經,傻子一般全神貫注在看台,但其實大部分時間,仍然是看著和家中電視一樣的顯示熒光幕。即使在開跑時,氣氛是很好,現場感十足,但其實頭一二千米根本甚麼也看不到──這甚至比不上家中電視。到最後四百米,衝呀,但興奮的時間太短,根本就好像拉水馬桶一樣,一下子就沒了。然後大家垂頭喪氣,又回到廂房內繼續在大鴻運扇下,汗流浹背的刨他們的馬經,根本沒有甚麼值得過癮。

以上只是一名路人甲的觀感。但只要代入一眾麻甩的心理,就像心戰的靳少楠一樣,乖乖不得了,視野一下子豁然開朗:有甚麼比這處地方更妙?三十元一杯青酒,英雄氣慨,豪氣干雲,然後還可以夾著香煙,在難得的吸煙區看台,和身邊的同好一邊吞雲吐霧,粗話亂飛,爽到震。沒有了老婆的干涉,每一句都格外開心,藍天碧草,看著馬兒奔跑,自己彷彿也感染了那種無拘無束,自由自在萬里馳騁的空氣。說不定如果遞他們一個麥克風,他們真的會唱林子祥的成吉思汗。

寫到這裡,我也不知道馬季歇暑後,他們應該怎麼辦。忽然覺得,英國鬼當初的確極為高招!

Share

食鬼人

有時辛苦了一個上午,真的很想午飯吃好一點。

但是有時偏偏端出來的食物不合乎預期,會感到很沮喪。

你說頹的都算了。頹的當然指食物求其但價錢相宜;但嘩成舊水掟出黎,你都仲揸流攤Hea我,教人怎能夠接受?(廣東話真的極傳神,如果變成書面,只能寫成:但把一百元拿出來,你也只是給我敷衍了事,太淡而無味了!)

我發現午飯的質素,對下午的工作效率往往有決定性的作用。如果吃得好,吃得愉快,吃得飽,下午很容易就會進入狀態,繼而遇神殺神遇佛殺佛;至於剛吃著了垃圾的,很容易下半場半路已經無油,然後只顧吃零食,弄至滿指餅碎,更加軍心渙散,毫無戰意,一蹶不振。我人抵不了餓,一但肚子打鼓,就立即舉白旗投降,你叫我寫一個字也寫不出,計數也會立即計錯。

還是食鬼好。它的工作就是食豆,然後食鬼,可謂寓工作於娛樂,根本不存在以上的問題。而且一直沿著豆吃,也很容易就能夠勝任,不用想太多,人很輕鬆。我估計Pac-man應該是個快活人。

Share

粒子炮

最近,其實已經不是最近,甚至已經是舊聞:

有些科學狂人,進行了瘋狂的物理實驗,將幾個粒子以近乎光速相撞,終於證實了希格斯玻色子的存在。但當然,你不要問我甚麼是希格斯玻色子,而我現在的記性不好,也一直記不好這個子的名稱,現在不暪大家,也只是維基裡Copy and Paste出來的。如果我要硬把它重新命名,大概叫希色格斯波子會比較親切些。

這粒波子聽聞是上帝粒子,可以尋找世界萬物的根源,我知道的只有這些。因為不是物理奇才,頭腦又不聰明,所以對此也沒有再深究下去。與其繼續研究這個上帝粒子,不如想想上班時的地鐵,如果迫滿列車的乘客都是粒子,車門一打開的時候,粒子一下子擁出來,然後又沖過去另一邊月台的列車中,很乾脆,很純粹。

首先,明明沒有額外的推動力,粒子竟都各自高速向著同一個地方行進;然後,雖然粒子的密度極高,但每一粒粒子幾乎都不會相撞,大家各自就好像有引力一樣;最後,粒子對其他外圍環境一概不關心,亦不受影響,總之就是純粹沒有感情的粒子,和中學那些描述Browian Motion的示意圖差不多。

其實,為甚麼人會變成粒子呢?這不是也很值得研究的現象麼?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