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聚】寫給自己的信

大家有沒有發覺其實日常生活的,最最忽視的,總是自己?有甚麼話要和自己說,但卻甚至比跟別人說出內心感受更難開口?

跟別人相處,違心之論太多,有沒有考慮過寫些真正的話留給自己呢?

例如錯誤或者惡習之餘此類,想警誡自己,告訴自己,以後應該不要再犯錯?

大事如「以後應該朝著一個更好的目標進發」、又或者是只是小事如「吃飯吃多一點,人會健康一些」,

都可以寫下來,自我勉勵。給一個機會靜靜的了解自己多一點也好。希望大家踴躍參與。

P.S. : Michelle,已盡力。XD

給自己:

 

我們很久沒好好認真談過話了。

因為你實在太忙,又怎麼會有空跟我好好說一句?早上起來上班,幾乎天天都八九時才回來,已經疲累不堪,草草寫好東西又去睡覺了,又到另外一天。投入工作是好事,但不能過份,忽視其他東西就不好,做工作狂的確會贏得不少掌聲,但是除了得到上司幾句的讚賞,你還會得到些甚麼?人工,即使不太賣力每個月也會得到手的,何必太認真?

應該好好注意一下自己的身體。這話已經說得太多次,自己也覺得再說要買李思特林嗽口水了。講你的健康,話可多了:為甚麼吃來吃去,身形還是那麼單薄?這可能是基因的問題,但不管了,再吃多一點吧?有空多找人去做運動,不踩單車打球,胡亂到郊野公園走走也好。還有睡覺的問題,雖然已經比讀大學的時候早睡,但似乎應該還有值得斟酌的地方。你家兄開夜車,你可不用理會他,反正現燈著亮了,你也應該可以一樣照睡可也。

好好管理好自己的時間,別把公事私事弄得一蹋糊塗,對於家人不合常規的意見,也要多多忍耐。始終世間上除了我,是沒有人能夠完完全全地明白你的,所以衝突無可避免,但關鍵在於能否大事化小。就我認為,天氣冷了,如無任何要事,應該多作「慳番啖氣暖吐」的善舉。

最後,好好愛惜自己,和身邊的人。雖然現在的人生看來還是很沒意義,而且相當枯燥乏味,但是箇中還是會找尋到樂趣的。

 

祝好!

自己

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十五日

與自己對話的有:HaricotcrSamMeg老子kemptonHanaMugen Cmichellechilli momyayaathrunz凡鳥雛五點火羽雪凌Vincehevangellomichee周游C+

Share

亮麗

img_4959.jpg

不涼快的秋天,山頂的黃昏。瑰麗動人。

黃昏的美好,世人總會引李商隱的「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

但因為句子用得太濫,不單忘了原詩的名稱,甚至只會想起陳奕迅。

想法太悲愴。黃昏本身並不令人愀心,只是我們一廂情願。

日出日落,循環往復,只是近黃昏,其實又有何要緊?

你要再看,只須再等,千個萬個,也可要你厭倦為止。

那麼現在,看著這幅圖,你還會慨嘆日暮西沉麼?

Share

吃飯很重要

吃飯很重要。

是,不吃飯的話,人就會死,但我指的重要,不是因為這個原因。在大家現在已經幾乎是行屍走肉的生涯裡(如果你用不上這個四字詞語,恭喜你,我們並非同類人!),只有吃飯,才能真正意識到自己還活在這個世界上。

人有很多基本需要,但漸漸我們都忘了怎樣享受,譬如說睡眠,只是純粹因為疲累;做運動,只是害怕身體不健康會生病;而「吃飯」,在一大半天都幾乎在辦公室渡過的打工仔來說,根本不是真正在吃,那只不過是個短暫的充電程序。而整個過程,經過千錘百鍊,或有意無意間的潛意識自我調整機制,已縮減到一個Optimized的時間:譬如說只需十五分鐘,就能幹掉一個外賣二十元的飯盒,然後又可以重新開始工作。中午如是,晚上亦如是。

但真正吃飯不是這樣。走出去,脫掉十多層厚的面具,和良朋共聚,輕輕鬆鬆飽餐一頓;晚餐則安安份份,不用再草草了事鯨吞後再度開工,而是和家人伴侶一起,看看電視,談談今天的所見所聞。吃的東西,其實不需要太過考究(當然色香味俱存者則更佳),那怕只是一碗即食麵,也可以真正吃得開心,最重要的是,你感覺到自己是人,不是機械;現在放開懷抱,忘掉了一切煩囂,開懷大嚼,感覺重新回來,能細味生命之中的甜酸苦辣。

總而言之,每次能夠坐下來,看到一餐為自己而煮的菜,真的很感動,必須要感激上蒼。哈哈。

Share

偶然

不知為甚麼,在某個很普通的日子,你會忽然碰到之前的舊情人。

整件事不會有很浪漫的色彩。所謂「再度重逢」那個地方,不會是羅馬的噴水池,或者是巴黎的羅浮宮;你和他雙眸交接的那一剎,不會響起大教堂的鐘聲,又或者有漫天的白鴿,直飛上湛藍色無雲的清空--

可能只是在路旁,十字路口的地盤工程,四周嘈吵不已;甚至發現他的時候,你和另外幾個朋友在某家連名字也記不起的餐廳進餐,而這時他也正一樣和他的老死有說有笑,其中某幾個的臉面,還挺熟悉的……

兩張桌子只有數步之遙,他卻懵然不知,當初所謂的心有靈犀自然一早已經失效。但是他的笑聲,仍足以令你剛剛咽下的牛扒不上不下。箇中的滋味難以形容,已分不清當前的甜酸苦辣,幸好旁邊仍有紅酒:不要緊的,別自亂陣腳,這個場面早該在腦海排演千次,驚甚麼?

一杯下肚,分不清甚麼Bordeaux、Burgundy,只覺得還是有點酸,但總算定下神來。告訴自己,一切只是魔障,所有事情已經付諸流水,奔向了茫茫的蒼海。重新再小心審視他一眼,呵還不是人一個,這廝和我,此刻只不過一場相識,他要是看見我,敢走過來跟我打招呼,我也可以從容應對。現在我當然不必幹甚麼,幹嗎自添麻煩?

這場面這樣平凡,就是要上天告訴你,過往情事,一早已經一筆勾銷,你還眷戀甚麼?人聲依然嘈雜,笑語連連,但你此刻心神明澄,垂下眼簾,提起銀匙,集中細味眼前的芒果雪糕,更好。

Share

了無新意

三色台播出台慶劇,說是重頭戲,陣容也鼎盛,但就是引不起我的興趣,甚至是有點厭惡。

第一套是宮心計。聽名字已經知道又是金枝玉孽式的格局,只是這一次不只是後宮的爭風喝醋,加上一個尚宮局甚麼的來略添變化,完全是換湯不換藥的老把戲。大家都在等楊怡變奸吧,然後佘詩曼又繼續毫無機心的不斷受陷害,每集都哭個肝腸寸斷,好讓廣大的師奶們能對著電視,罵個咬牙切齒……有人說,劇集有大長今的影子。Oh my,大長今在香港掀起熱潮,已經是幾多年前的事了?現在還在玩這些三幅被,還不夠老土麼?真的是橋唔怕舊最緊要受的硬道理嗎?

另外一套富貴門,一看到羅家良,大家已經知道是甚麼回事。誰都知道他會到最後,就像舊時創世紀、天地男兒時代,變成極為陰險奸詐的小人,無惡不作,但不知為甚麼又遲遲無人能把他繩之於法,於是他更加肆無忌憚,遇神殺神,遇佛殺佛,必須要到大結局,他才會有極其悲壯的收場--對於這個臨時forecast出來的故事大鋼,我敢說自己還挺有信心的,即使事前沒看甚麼秘密披露也必定雖不中亦不遠,夠膽向各位打賭,接受各式的賭注。

千篇一律已成定格,無可救藥已只得容忍,但是總是不斷也是些勾心鬥角鼓吹爾虞我詐的病態情節,教人看得格外痛苦。自己在社會上打滾,日子漸久,這些橋段更是已經看上了千次萬次,再層出不窮亦已經習以為常,深以為惡,回到家中想休息一下,還得這樣的繼續受到耳濡目染,更令我份外反感。是到最後人人都知道「人不為己,天誅地滅」了,那又如何?你是要譴責,還是讚賞,還是說明人要向上爬就是要自己成為魔道?

Come on give me a break!

Share

不公

我不止一次曾在這裡提及,這個世界是不公平的。所以對開口閉口說「為甚麼世界會如此不公平」的人,我向來都致以極端鄙視:連生存的真理都不知道,怎樣繼續在戰場下廝混下去?

話說有天在公司吃飯回來,忽然發現走廊遠處有大批人士聚集,而且人聲鼎沸,十分奇怪,本想裝作若無奇事,逕自回到工作崗位,但是看到同事招我,以為有何要事,於是立即九秒九衝前--站定,才發現幾位老細和大老細H也在場,而在大老細H的身邊,更站著一位年輕少女。大老細一拍手,柔聲宣佈:「好,這裡甚人齊。讓我介紹剛好放假來港的,是我的女兒N。」

我們幾個,入職不久都是新人,自然沒有看過她的寶貝乖女。雖然大家都立時微笑,若無其事地自我介紹,但其實我知道他們的下巴其實一定早已經全部掉到地上:甚麼?那麼漂亮!

大老細H的女兒,傳說中一早已經被形容為「好得」,怎知道今日得見,竟然真的有如此賣相,上天真懂得開玩笑。還只是在英國讀大學一年級呢,青春無敵,廣東話就算不在行,亦已經不重要,這樣的配搭陣容,完全是得天獨厚。話說大老細H當年以火箭速度破紀錄攀上高位,其事跡亦一早被引起傳奇,現在掌上千金,又如此天生麗質,令人嘩然,試想想上天又豈會在Resource allocation 之時,有何公平之理!

寒暄完畢,我和同事A談起,剛因表白失敗而假失戀的他一臉懶洋洋:「一聽就知你向來誇張,我根本一點--興趣,也沒有。別阻著我工作……」

世界除了不公平,吃不到葡萄只吃到檸檬的人,也有很多。所以,同志還需不斷努力才可以咧。

Share

零零

這個星期,忙得教人透不過氣。終於來到星期五,已經筋疲力盡。

不知清除了多少件工作,自己的白板上的備忘,不斷寫上又不斷匆匆擦去,多像短暫的人生寫照。來到這時這刻,大局已定,白板上的字,已經全部擦去,但是表面還是泛著微微的粉藍色。戰鬥的經驗值,就是這樣長年日積月累下,緩緩攀升;至於何時「升喱」,則已經不在考慮的範圍內。

真的累了,腦轉得好慢,就此只揀件比較特別的公事來說。我們公司有外客來訪,竟然一行三十多人的丹麥學生,電郵中道明來意,竟然「觀摩貴公司的研究方法和成果」。此時此際,正是一季一度的Quarterly Report奮戰之期,大家本來都沒有空,萬分不願意,但是大老細H看到了,二話不說,便把我踢了出來:

「你對這方面了解已經夠多,交給你去辦游刃有餘了。」結果當然只能當場苦笑,引刀成一快。

當天,在會議室(中空大長方形桌子,內裡還放著盆栽那一種),完成明白歐洲人果然較好整以暇,大軍竟然浩浩蕩蕩的,遲了一小時才來到。不過,還幸北歐人種,男的女的都長得相當標致,聞名不如見面,也算大開眼界。接下來我一個人全程大吹廢水,這批年青人看來都知道我廢廢貢,卻沒有說穿,全程微笑,客氣得很。完成演講後,還親切地送上有紅色緞帶綑綁好的巧克力呢。

「我聽你說,樓價香港在升,是真的嗎?全世界的樓市還在不死不活呢。」事後,有學生這樣問我,表情困惑。

「中國升,香港就升,就是這麼簡單。」大家做人,我面向北方時,你也應該面向東方。這就是真理。

Share

斯德哥爾摩候群

f7426d8d4ba02933b21bba5e.jpg

自從三色台晚間新聞改革以後,新聞報導的主播只有一個。她是方健儀。

一手包辦了新聞報導的新Presentation Style,在鏡頭面前走來走去的,一時又要在LCD大屏幕前指手劃腳細說經濟數據,一時又要「撩」其他同事以閒談的形式表達時事評論,工作實在很不容易。但是母親大人卻對此沒大欣賞,反而好一段日子過後,一到晚間新聞,看到小妮子甫出現,便咕噥道:「又是方健儀,天天都是方健儀,悶死人了!陳志雲現在請不起記者麼?自己開飯局又有錢?」

但是好戲在後頭。前一陣子,忽然間晚間新聞,竟然由方健儀,變成了柳俊江!當初母親大人的反應好興奮,還立即高呼:「好傢伙,終於換人了!」但是過了一天,又一天,方小姐還是沒有重新現身,母親大人竟忽然來一記回馬槍,問我:「喂,為甚麼方健儀還沒有回來?」嗄,你這個問題,為甚麼不也去問問陳總?

對於她遲遲沒有回歸主播之位,母親大人的語調愈見擔心,由一開始的「放假出遊」、「回鄉探親」,到後期的「遭逢變故」、「交通意外」甚至「生患惡疾」,實在層出不窮。幸好幸好幸好,大主播最近終於終於回歸工作崗位,聽到她那一聲「大家好我係方健儀,一齊黎睇下今日有咩主要新聞」,幾乎要如釋重負。拜託,下一次忽然消失之前,最好先在晚間新聞略為宣佈,要不傳一封機密信給在下的高堂也好。

人性之反覆無常,可見一斑。

Share

返工都唔怕檢查

卻說上週看牙醫。懷著戰戰兢兢的心態,終於進入刑場!

護士的表情依然像硬卡紙雕刻出來那樣木無表情,我只得把視線移往牙醫W。他是個很高大的男人,頭髮蓬鬆,帶著面罩,無法認清他的面容,唯一可以描述的面部特徵,相信就是他那看似無神的目光,似乎可以透視世界上一切的琺瑯質和牙菌膜。事實上,我對他有如同死魚一樣的眼睛,不感到奇怪,試想想每天都在看不同病人的爛牙和蛀牙吧。

「來,躺下。」他不多話,直接了當,但語調卻甚為輕柔,忘了處境的話,還以為他是個心理醫生。我看見他拿起窺鏡和尖筆,手指蒼白而纖長,但說不定幾分鐘過後,它們就會染滿鮮血……

大光燈開啟,我嘗試如河馬一般把嘴張得老大。他湊過來,無神的目光掃來掃去:「那麼,是甚麼地方不妥?」我簡單說了些癥狀。他「嗯」一聲,拿起電筒,反覆照射幾下,他的好整以暇,令我格外緊張,幾乎冷汗直流。

「沒甚麼大不了的。」

(你們牙醫當剝牙也不當作一回事,根本不能作準。)「即是怎樣?」「你那邊長智慧齒了。剛剛冒出來,是有點痛,但過一點時間應該會好一點。」「需要把它拿掉嗎?」「才長了十分一,言之尚早,但現時沒這個需要。」

我如釋重負。「真的感到不舒服,拿個冰袋甚麼的敷著就好。」他檢查完畢,走開。

「你已經可以走了。」牙醫W徐徐宣佈。

「不用付錢麼?」我疑惑。

「甚麼也不需做,不用收費。」他的目光依然渙散。

我聽了,沒命的逃。跑出了大街,再回想起,才知道為甚麼他那麼受歡迎。但這樣的經營手段,不會執笠吧?

Share

怪事

和專做按揭銀行T閒聊,她直斥最近那對醫生律師男女買不到樓是離譜。

「相對起我這些明明Saving rate已經幾乎達到九成也買不到樓的人來說,這些人根本不知道民間疾苦。」我當然同意,做醫生律師也買不到樓,只有幾個可能,要不他們就誓要住甚麼名鑄不可,要不就是一個月要去三四次旅行、加上每個週末也要在名店掃幾個手袋十數對高跟鞋為止的超級消費者。從本土經濟來說,他們落力振興Consumer Spending,倒也值得鼓勵,但是上層專業人士尚且說買不起樓,實在太搞笑了,我等低下階層,豈不遲一點要瞓街?

在亂世,謠言滿天飛,怪事亦頻頻而生。我們又談起最近大四(Big4)會計師樓的近況。我說:「聽聞現在入職,只有九千,還道是以前大學生畢業的金磚路呢。在天水圍居住每日乘車到中環太子大廈上班,也不知已經花掉人工的多少巴仙。扣除家用,剩下來的還有多少?」

「還不得自己帶飯呢,一定得出去吃午餐,稍不合群就玩完了。」

條件愈見苛刻,慘過行軍。做會計這一行,就算是Big4一開始也異常刻苦,多少女孩,花樣年華,就這樣在一大堆credit和debit的恆等式中付諸流水,曾經看過多少面容漂亮的,一晃眼幾年後再見,已經變得憔悴非常,面皮重新架構,只由Olay / Shiseido的粉底砌成,於是個個都白臉紅唇,像日本的藝妓,已經不能辨認誰人是誰?真不值得。

女孩子還是美貌重要,找一份較輕鬆的工作,物色有錢的男朋友便算了,別辜負了大好青春。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