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度

今天一朝起身,零個想返工。當然啦,上網看看天文台,嘩,得八度,呢個時候有邊處地方好得過自己張床同被竇?雖然又會俾Geckokid鬧,但係都要講句:

家陣真係覺得好凍囉!

話說在前頭,天文台之前好像一直都在吹水,隔一兩個星期又說來個東北季候風、冷鋒之類甚麼的,會令香港的氣溫大幅下降,可是得出來的結果多數是「令人大失所望」,天氣一直仍然徘徊在十四五度,雖然我仍然嚴陣以待,穿了好幾次大衣,裡面還加上毛衣才出門,但結果在街上多走幾步,已經大汗淋漓,一直覺得有點無奈。這次,終於玩真的了,亦久違了那種勁正的寒風蝕骨的感覺(我真心承認我是很變態的XD),很有點狼終於來了的味道。

其實上一次香港的氣溫跌至十度以下,究竟是多久的事情呢?這個時候,這裡的搜尋功能甚至比在天文台的過去氣象資料中慢慢探鑽更為有用。原來是今年的二月十七號,氣溫低至7.7度。那麼說來,今年的天氣其實還挺冷的嘛。雖然是奢望,故此亦應該有生之年都不可能得見,但我還是真心覺得:

當寒冷天氣警告生效時,是應該獲准不回辦公室上班的。Work-home照計工作時數,不是一樣嗎?至於學生哥,他們可以照樣去上學吧(這就是成為上班族以後利己不己人的自私心態!)。

Share

囉人

黃子華棟篤笑中,扮演一些人,開口埋口,都囉囉聲。意思是,他/她無論說甚麼,一律以「囉」這個廣東話語氣詞收尾。

這種做法,在英文不會有,普通話亦較少出現(以前和內地生一起讀書,他們很少會把「啊」、「哩」、「吧」擺在後面)。反而看台灣的電視節目,你就會發現他們經常使用「喔」 收尾,一副「懶係可愛」的樣子。有時,甚至會用起仿照日語的「的說」(de-sho)。不過不論如何,我也偏見武斷地覺得,香港的「囉」是最最最最最討厭的--

偶爾用一個,沒所謂,但一年三百六十五日也囉囉囉,你不覺得很刺耳,我也覺得好麻煩好令人煩悶,甚至是聲音污染的一種,正嚴重危害本市的生態。

本來我也只以為黃子華講笑,並不太相信世間上真的有傳說中的囉人存在。不過昨晨上班,在車廂見識了。有一對男女,相互依偎著,面目模糊如同兩塊口香糖一樣,黏搭在一起,這個畫面,在云云上班族裡面,本來已經極度礙眼,不過他們的「喁喁細語」(Sorry,其實好大聲,所以以引號標示),更令人覺得氣炸了肺:

男:「去邊度食早餐好。」
女:「你想去邊咪去邊囉。」

男:「食完早餐可能好早,我地約左Peter九點半。」
女:「無所謂,到時咪周圍行下囉。」

男:「好啦。」
女(爆珠使出連續技):「我group project 既d 同學,廢架囉。連Powerpoint 都好似唔識整咁架囉。咁我咪有日同佢地去睇睇仲有咩可以改善同加囉。點知佢地又呢樣個樣,唉,我心諗,你地如果搞得掂,我就唔駛麻煩囉……」

下車時,我放下報紙。忽然覺得,原來這些句式,可能可以和粗口的助語詞分庭抗禮。破壞力竟如此驚人!

Share

連儂

毫無疑問,約翰連儂是音樂天才。他逝去三十年了,但是歌迷還是忘不了他,甚至一起拿起結他,聚在一起,獻花,唱歌,悼念這位生性不羈又在流行音樂史中創造出驚世奇跡的鬼才。

只有經典,才會不朽;只有經典,才會歷久常新。這和陳年佳釀沒有分別,就算瓶上的招紙霉掉,表面亦已經鋪滿塵土,但是內裡蘊含的那種精彩,那種芬香,還是會隨著開封,撲鼻而來,去到一個程度,就算只是普通人,連品嚐也不需要了,也一定知道這是不能再好的精品。他和保羅麥卡尼在披頭四時所合作的歌曲,在那個時代,無人不曉,即使五十年已經過去,你走進任何一家咖啡室,還是會播放著Let it be、Hey Jude,更加不要提後來他自己創作宣揚和平反戰的Imagine。

須知道天才總有缺點,他當然不例外。在不少傳記之中,亦可以看出,在很多人眼中,他的缺點可能很多,甚至一早已經離經叛道。也許,時代在他的掌握之中,他走得太快,其他人大概只是如同默片中緩緩掠過的影子,他覺得不大在乎,所以亦根本沒有需要理會。在最近才披露,他死前的一個專訪中,他很乾脆的道:

「我不希望我的歌迷在我死去還記得我。最後我死後,他們通通忘記我最好。」

一個人灑脫到這樣的地步,其實是很討厭的,因為他就像水中漣漪一般,完全難以觸摸,看來輕柔,但是一但觸碰,便已化身成另外一個樣子,很迷幻,令人很惘然。所以事與願違了,大概再過另一個三十年,人們還是會記得他吧。

Share

沒落

一年一度又來的,當然少不了大型通頂節目「歡樂滿東華」。不過,除著年紀的增長,未免也像對所有其他事情一樣,覺得這例行公事,縱使為了慈善,但亦如歡樂今宵一樣,愈來愈沒有看頭。

首先,三色台和四大公司仍未修好,於是只成為超級巨星和英皇娛樂的表演唱地。即使是天后祖兒出場,又唱又跳,把地方當成自己的演唱會,但還是覺得沒有陳奕迅李克勤之類,根本提不起勁。你就算是官恩娜出來仿傚阿姐跳熱咖啡,叫總理籌得一百萬也沒有用。

另外,以前為了令總理慷慨解囊,總有藝人充當死士,甘心為慈善(或其他不明原因)而賣命,當中包括徒手爬十幾層樓、亡命飛車飛火圈、甚至是常客吳剛師傅心口碎大石、吃炭、用滾油洗手等等,都緊張刺激,令人不由自主要在電視面前拍手叫好。但是現在的人大多錫身,玩命時代結束,令歡樂滿東華的可看性進一步下降。

更甚者,老餅一類如我,舊時還可以聽聽龍劍笙梅雪詩唱唱任白戲寶,又或者等新馬詩曾衣衫襤褸的出來唱幾乎一整十分鐘的萬惡淫為首,然後電視機下方,就會湧現一大堆善長人翁,「陳小姐 2000 無名氏 100 陳小朋友 100……」我們便會心算一直把他們都加起來,看看總和有多少錢。可惜任白徒弟現在鮮有亮相,新馬仔亦無已仙去,連爭產案也幾乎無人記得,一切只剩下蓋鳴輝作先鋒,悶得高層幾乎想立即轉台。

還剩下甚麼?還不是支票頒贈儀式,然後照例藝員歡呼幾聲,讀讀有上百個接線生上面的籌款數字,然後又大聲呼籲電信盈科的一百三十條電話線!我真怕在這樣下去,年青一代都不願意再捐錢,屆時損失的,是東華三院以及一群極須援助的低收入家庭!

Share

我本身喜歡吃肉,不過更喜歡吃菜。所以我從不嫌棄齋菜味道太粗太寡。

旁人會覺得齋菜淡得倒胃,但是平時在外,七葷八素,一概亂吃一餐,味蕾亦一早不辨甜酸苦辣,早已麻木,這就是所謂的「豬油蒙了心」--肉吃多了,腸胃會打結,體內毒素積聚,人只會不由自主的,變得更俗,所以偶爾吃一頓素,就如工作四十八小時以後,放一天小假,只往咖啡室、圖書館坐坐,心靈會因此得到解放,而精神亦會獲得救贖。

齋菜其實就是一碗清湯,一壺白粥,只為養性,抒情,不為滿足口腹之欲,所以齋菜宜粗,不宜細;無味,勝有味。若果以上海菜做法,一於照樣濃油赤醬,這無疑是把蒙羅麗莎的微笑,強行改畫成港式漫畫的插圖,一來牛頭不搭馬嘴,二來是徹底摧毀本身的「核心價值」,只具軀殼而毫無靈魂,教人不知所措。所以我向來亦對那些強行要做回一個「肉」的樣子的新形齋菜沒有甚麼好感,吃齋便吃得安份守己一點就好,何必搞得像戒煙時嚼尼古丁香口膠一般?如果是這樣的話,還不如老老實實的吃肉還好!

一些修行,就算不計佛教,也主張齋戒清心。我覺得很有道理,如果能在暮古晨鐘,山林圍繞,蒼松飛瀑的環境下,修心養性,這才細味蔬菜的陣陣草根芳香,不知會否達至一個天人合一的新境界?往後有空得試試了。

Share

講座

工作關係,最近聽了好幾個講座。娛樂性都很豐富,起碼不會令人打瞌睡。

第一個是關於中國宏觀經濟於二零一一年的展望。講者大放厥詞,口沫橫飛,以講股的技法講述中國的經濟情況,聽下去,真的令人賞心悅目之至。甚麼甚麼應該升,甚麼甚麼地方應該要調控,息口甚麼時候會加,存款準備金又應該怎樣,全部了然於胸,以充滿信心的語氣表達出來,真的好強勁,不知道還以為他肯定和中央、又或者發改委有關係,甚至他根本其實就是中共高層。席間,更語不驚人死不休地說,「中國的出口是應該會放棄的」,於是引起觀眾嘩然,有人急問中國如此的出口大國,怎可能一下子完全放棄外向型經體?好傢伙,他這才不慌不忙說:

「我意思只是將出口升級,淘汰低產能產業,保留高增值的企業而已!」 笑爆。但雖然如此,觀眾反應還是異常熱烈,不少人亦已經忘記今天的題目是講經濟,紛紛發問究竟在這個大環境下究竟應該投資甚麼才有最佳回報。一時之間,變成了「交易現場」節目,講者展露了勝利的笑容。這時,我就知道,我應該是時候離開了。XDD

另外一個講座,題目大家更為關心,就是香港的樓市問題。本來是想知道其他同行會不會有其他精闢的分析的,但意想不到的是分析的方法和結論竟然如此相同,實在令人有點失望。而更搞笑的是,當台下不斷追問「加息2012年才開始,究竟是怎麼估計的?」;「假設宏觀基調良好,但如果下年的經濟環境忽然轉逆又如何呢?」時,講者就這樣回答:

「我只負責樓市的分析,關於經濟的事,另外有經濟研究組負責,我不能講些甚麼。」

嘩,經濟分析都有了,樓市還需要多講嗎?經濟好,樓價當然會升;反之亦然。除此以外,甚麼都不用多講了。原來Real Estate Analyst 亦不難為。敬業樂業吧!XD

Share

飲宴

之前講過,證券S結婚派帖,今晚假某酒店擺喜酒。

流程方面我不想多說了,因為大家都大概曉得現今香港社會擺酒是怎麼形式俱備的一門「賞心樂事」,所以不贅了,只揀幾點講:

我和證券S之前都曾經在某證券公司工作過,所以竟然在場碰到一些N世沒見的同事(其實是自己懶,平時又掛著死做爛做,結果轉工後其實完全沒有約過他們,連吃飯也沒有--這完全是我的錯 XD)。例如舊同事K,他依舊是老樣子,和他一起的還有我也沒有見過、他的新老細B。之前一直只是耳聞,並無目睹過,想不到竟然那麼年輕。只見舊同事K 很輕鬆地就妄自下判斷說:

「喂,你依家撈得應該好掂……」我不知道他為甚麼會得出這個結論,但因為累了,也沒有回應太多,只是傻笑。期間,舊同事 A亦閃出,其實她最近也轉工了,不過也是從一個火炕跳進另外一個,又是加入了投資銀行界別。她瞪大眼,劈頭第一句就說:

「你知唔知自己瘦左好多……」我發現我快要成為特技藝人了。因為人們永遠都是這樣說我,就是大概99%女孩子都會很羨慕的「一直瘦下去超級模式」,但問題是,每次當我真的有點恐懼的踏上電子磅的時候,卻發現其實自己的體重,根本完全沒有任何變化。我不知道自己的脂肪是不是正進行一種不為人知但又神秘之極的Re-distribution,於是臉容更尖,但是卻仍然把體重維持在Constant!

我們和證券S以及他的新娘子拍過照後(他們的樣子已經完全僵硬),就想著去娛樂室打牌去。本來還想來至少兩圈牌的,想不到只打了兩鋪,就要入席。我們都覺得好無癮--明明給了很多人情的!!為此,我一整晚感到相當憤怒。XDD

Share

終章之一

萬眾期待,哈利波特的最終回《死神的聖物》上集將於十二月十六日在香港開畫。等了那麼久,終於放在一零年的聖誕檔期,看來哈利(即片商)想幹掉的,除了佛利魔以外,還有其餘多套不論有無卡士劇情也好都應該會變成炮灰的港產片外語片。又是那個老笑話,即使片的兩三小時內,整個螢幕也只是播出陣陣雪花,粉絲還是會照樣買戲票爆谷到時到候入場欣賞,然後到完場後對片讚口不絕……大大話話七集,跨越的時期幾近十年,相信沒有哪個人能夠擋得住這種如同魔法的誘惑吧?

不過雖然終於終於來到最後一本書,但其實我也有若干不滿,又或者是那些根本只是在雞蛋裡挑骨頭、不值一哂的嘮叨。例如:

  • 竟然拍了那麼久才上場,頸也長了好幾分。
  • 然後竟然還要分上下集。嚴重懷疑是片商想賺盡 Consumer Surplus!
  • 但其後看到報導引導演說,「不分上下集根本不能完全做出大結局的所有細節神髓」,又感到無可辯駁,頓時啞口無言。
  • 電影海報上場,看到哈利三人組,真正覺得甚麼叫「歲月催人老」。第一集的哈利多可愛,現在完全是個大人,而且出奇的健碩(因為他接拍舞台劇的關係),令人覺得他除了施魔法以外還會有很多打鬥的Boxing 場面;
  • 榮恩完全可以走進任何一套連續劇飾演罪犯,入型入格,為甚麼他要醜了那麼多?世界真不公平(我只是實話實說……)。
  • 至於妙麗,OK,我明白她長大了,也是個美人胚子,但是我還是覺得她年輕時最Cute。現在一雙眼如同寒星,太露太厲害,反而覺得怪怪的。

Anyway,還是盡快,收拾心情。我們明白,聖誕節,有些錢是不能省的。就算最後一集可能在2046,現在先把握機會,去去武器走!(XD)

Share

食家

看電視,通常有很多飲食節目。通常在那裡被稱為食家 /食神 /食評人可大致分為兩種。

第一種:他們可能很佬,而且一開始大多不太願意面對鏡頭,因為他們慣於在廚房,對著一塊塊肥肉,死魚,又或者是熊熊的大火。他們的眼神有精光,裡面有著燃燒的鬥魂,可以隨時拿起大刀,手起刀落,做出美食。這些人煮而優則演,教家庭觀眾甚麼的食材才真正的好,甚麼的食店才真正的好吃,有時索性自己操入街市,胡亂就買點東西,也不需要甚麼古靈精怪的做法,直接炒、爆香,然後就是一碟上佳的菜餚。他們真材實料,不單只有食家的虛銜,真正的身份,其實是大廚。

第二種:很年輕,年輕到一個地步,你以為他們還未大學畢業,又或者是在外國留學卻到底沒法完成學位的。永遠就是講著吃,怎樣才好,這樣才妙,但是卻鮮會看到他們親自下廚。很快就知道他們除了到處吃來吃去以外,其實沒有正當職業,不過你不用擔心,因為他們大多極為有錢,不愁無飯食,隨時還會在節目中,駕著開蓬跑車到處走,笑說自己的興趣除了吃,就是車。雖然很偏見,但還是會覺得這類只懂得飯來張口還要嫌三嫌四刁鑽之極又不知民間疾苦的人,其實隨時是另外一個晉惠帝,只是帝制被推翻,才不得已成為紈絝弟子。即使打份工,也只是玩玩下,始終終身職業,還是食。

誰高誰低?高下立見。誰沒有舌頭?誰不可以成為食家?當然,這兩種不包括蘇絲黃,她是特例,不在此限。

Share

升溫

通脹猛於虎。加上中環午飯物價指數向來偏高,最近各餐廳一輪加價潮,是內地食品價格抽升也好,是最低工資實施前的連鎖反應也罷,苦了的還是上班一族。

最近看見連最後的堡壘也告失守:雖然我們公司的飯堂,飯菜出了名,我的意思是出了名以難食見稱,但勝在一直價錢都跑贏同區,所以如果工作忙,時間少,那裡還是一個相當Optimised的一個選擇。當然,你得忍受味如嚼蠟,甚至要有心理準備得到更差的「非一般感受」,這餐飯,其實只能說成一連串的咀嚼、吞嚥動作,一切都只是為了維持生命需要,談不上甚麼享受。

有一次天氣涼,打算吃個焗飯,想著應該會至少熱辣辣暖暖胃,想不到竟然適得其反,整個飯都是凍的,尤如過寒食節,自此以後,還是叫散餐算數,起碼白飯還有些微溫度……我們這家飯堂,就是這樣的一回事。

而今天,餐牌亦終貼出告示:「因為食品價格持續上脹,我們不得已將價格略作調整。」定睛一看,雖說是「略作」,狀似輕微,但仔細再望,平均加幅亦達兩至三元,以一個餐平均二十多元計算,加幅亦超過10%!真的只能說一句,從此,人間再無樂土,連難吃極的飯也要付出高昂代價,不如寧願行多幾步,益下大家樂算……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