甚麼是亞太區

據聞,林峰榮膺十大勁歌金曲頒獎典禮的亞太區最受歡迎男歌手時,噓聲四起;

而當衛蘭的男人信甚麼奪得金歌金獎後,全場更鴉雀無聲。

其實,我心想,有甚麼好奇怪?有人說賽果爆大冷,又有人說TXB做馬造到出面。這是第一天才發現的事實嗎?都應該一點也不覺得奇怪了,就是已經覺得可以真正的隻手遮天了,所以他們絕對犯不著到最後十秒,才良心發現,把獎一下子撥回給陳奕迅的陀飛輪。不欣賞嗎,我偏要把獎硬塞給他,你們生氣也好,揼心也罷,總之台是我的,我愛幹甚麼,就幹甚麼。所以當紅的福祿壽,照樣上去做主持。你吹我唔脹。hehe~

但我說,不能對TXB過份不公平。因為大家的小圈子遊戲,各有各玩,誰還在乎得獎名單?叱吒還不是一樣的沒公信力,至於新城,只是每年例牌研究一下怎樣可以把豬肉分得更精準些(在字典搜還可用的adjectives)。十大中文金曲最平凡,因為是香港電台之嘛。要是他也一樣學人搞花臣,難道不怕又一大堆八十後青年就在廣播道門前叫囂示威?沒本錢,玩唔過。於是歌手出席,亦像新年到人家家裡拜年,只重形式,不求實事。甚至歌也懶得練了。

手執傳媒控制權的,其實掌握著所有市民觀眾的意識形態。你接收甚麼,自以為分析到甚麼,他們全有權過問。既然沒激烈反對,就是默許,他們亦繼續樂於顛倒眾生。反正慢慢地,就會習慣了的吧?我看見林峰在電視中眼泛淚光,自己心情亦不知怎的,異常激動,幾乎就想在facebook status 中打一句,

「他的天王巨星地位,實至名歸;音樂的成就,將遠超米高積遜。You deserve it!」

Share

黎彼得哲學

你不知道誰是黎彼得?不要緊。要自命年輕熱血,不認得他才是正常。就等於說起尹光,你會說你早就在輕狂的青春歲月,聽過數十百次的少理阿爸。但如果說起十四座,賭仔自歎,你當然要不明所以,才合乎世界的潮流。

雖然,你和黎彼得素昧平生,但是其實他一早就把你洗腦。你甚至不知道來者是誰,就已經給他一擊必殺。單是這樣形容,就很有一等一絕頂高手的味道氣概。

旁人不知道的話,只道他是個甘草茄喱啡。偶爾地,他會在TXB的劇集出現,可能是爛賭阿爸,或是道友,甚至只是掃街的清潔工人。他多數衣衫襤褸,時常有著辛酸的過去,還未過渡到另一個場境,已經又遭受另一幫更臨的臨記毒打。一雙眼晴擠來擠去,疊在一額皺紋之下,樣貌麻甩而猥瑣,聲線宏亮而尖酸,如劇情需要,甚至會帶幾分悲苦。

你會說喂,我不看TXB的,別以為因此我就會和他有著任何接觸。噢對不起,這其實不是他的絕活,因為現在參與演出,純粹為了打發時間。即使是他真正的拿手好戲,亦大概收山已久;但時日將至,他的影響力,就會陰魂不散地,以極其喜氣洋洋的方式回來--

事實上,我懷疑是否香港所有人,由生至死,都會聽過上百次他的歌才能安穩的含笑九泉。這樣做法,你再次投胎時,經過奈河橋,多添幾碗孟婆湯也清洗不了那段音樂記憶。充其量你在另一個加拿大白雪紛飛的小鎮,成為鄉村樂手,提起結他,亦會莫名其妙地,把它變成了Acoustic 版。

你說,我不知道黎彼得這個人,原來是歌手。不,他不是。他只作詞而已。他的歌沒有拿甚麼金曲金獎,但是其中一首,卻可能會名垂千古。話說有個專訪,他和林敏聰一起,接受訪問。林氣燄一向滔天,視天下如無物(包括林夕、黃偉文等),認為自己黃金時代,為譚詠麟打造了王朝,他早已得天下,不過面對黎,他還是甘拜下風。

黎彼得在鏡頭中,翹起二郎腿,頭微微打側,一手托著下巴,一手向外一指,雙眼散發精光,原來轉回現實世界,他立即脫胎換骨,掃去廢劇的假皮囊,重現自己真實的面相,一開口,亦是狂氣迫人:我寫的財神到,沒人能夠不聽。不只是香港,甚至是全廣東,到農曆新年,你要播我的歌。

說了那麼久,甚麼是黎彼得哲學?

1. 人不可以貌相,亦別少看街上任何一位大叔。他可能一掌足夠把你擊斃。

2. 不要一定要拿諾貝爾獎,你才會創造出不朽的傳奇;發明facebook的人,除了最近Times Person of the Year 外,也沒有甚麼顯赫的殊榮;

3. 小小的一念之間,足以影響全世界。譬如如果阿基米得不是因為說別踩我的圓而被士兵刺殺,他的遭遇就不會那麼出名了。XDD

所以,農曆新年,請用心聽阿Sam 的財神到,然後自愧不如。記住,五十年後,你還有命的時候,它可能還在放,即使那時播放使用的,已經不知是甚麼科技,甚麼XZ8格式,等等。

Share

接線

每天會接多少個電話?會不會來電不明的,通通不接?

我認識身邊很有些人會這樣做。因為,打來的多數就是那些推銷電話,很煩人。再者,如果是重要事的話,他們一定會再打來,一時沒聽,應該沒有甚麼損失。

記得同事W是這些電話的貴客。在辦公時間,她常常會收到,一個接一個,永無休止,氣得她蹦蹦跳,即使曾經為求一勞永逸,甚至在甚麼政府登記冊中加入自己的號碼,但結果還是沒有用。我們結果常常聽她義正辭嚴的質問在電話的另一半,為甚麼你還打來?我都說了很多次,我真真正正不需要,你不要再打來……甚至要知道對方究竟是甚麼公司,聽到這裡,我和同事A就笑了。覺得她的耐性幾達神級,永遠孜孜不倦,應該有做教師的潛質。

但我有時也會有點同情這班打cold call 的人士。是很厭惡性,但既是工作的一部份,人家也沒有辦法,如果他們可以有權選擇的話,或許早就不做了。所以我多半會很禮貌地說我完全沒有任何借貸上的需要,才掛 上電話。這樣我想他們總比收到一大堆粗言穢語要好一些吧?不過關鍵是要在一分鐘內--如果多於一分鐘,自己的手電plan又多損失一分鐘(我上台計劃還是最平最平一個月只有幾百分鐘那種),感覺就更吃虧了。有時無聊起來,在掛線前還想這樣開玩笑:

「這是報案中心。」/「西九龍重案組。」/「XX銀行個人理財。」甚至是--

「好呀,但我想借一千萬,可唔可以幫我安排?」

Share

駱駝

天氣寒冷。早上和高層一起外出,他說起最近去百貨公司看床被,價錢竟然可以上千,甚至過萬。

我呼出一口白霧(現在在香港可以這樣做的日子真的買少見少):「甚麼被,那麼貴?」

「不知道。聽售貨員說,有些用駱駝毛造的。」 高層鬼頭鬼腦的把聲音壓低,聽下去像是說甚麼機密似的。

駱駝毛,那麼高級?講起駱駝,真是些全身都是奇跡的動物。牠們雖然長相奇怪,骨格亦精奇,走起路時往往也很緩慢笨拙,但是沒有人懷疑在環境惡劣的沙漠之下,牠們的求生技能其實比起人類不知要高出多少倍。人不喝水,七天內便玩完了;但是駱駝可以支持三個星期;至於不吃東西,更加不要緊,能撐一個多月。沙漠白天極熱,但到了晚上卻極冷,因為四處無雲無水,散熱極快,溫差可相差六七十度,但是全靠牠身上那種柔順軟熟的毛髮,牠們又可以若無其事的繼續生活下去。做人有時如果要做鴕鳥的話,不如學做駱駝還有。是樣衰,但很堅強。

想到這裡,不過是幾秒時間,我從思緒回到現實,追問一個很可笑的問題:「既然如此耐寒,駱駝毛的被褥昂貴一點亦不出奇。但是沙漠中午明明那麼炎熱,駱駝又不能褪皮,這種保暖,不會因此憋死?」

高層皺眉,給了我一個更可笑的回答:

「像是竹蓆一般,冬暖夏涼的感覺?」

根本是亂講。誰可以回答我?

Share

末日

世界各地大批動物相繼死亡,引起熱烈討論。不少人又高呼世界末日將至,令人為之納悶。

我肯定是其中對此感到無動於衷的一員,不是說出現異象,我們都可以不屑一顧,而是動輒就牽涉到末日先生的頭上,說了一次,兩次,但結果還是甚麼都沒有發生,實在很無趣。時而引用某某大預言家的講法,又或者是瑪雅人精準的推算,推背圖的詩文,甚至是聖經,達文西,舊式會考中文課本天書中暗藏的密碼,一年一年的project,而時間又一年一年的revise……但到頭來,人繼續得在這個社會,無意識地穿行著。或者真的有渴望滅世的基因,所以希望愈大,失望愈大以後,人類以更努力的姿態去破壞地球。

最近的熱門年份是2012年。所以踏入2011年出現異象,大夥都好像很興奮的樣子,真的只能唱一句吳唱K的名曲:別怪他。現在末日論除了以上的根據外,亦變得相當豐富,例如下年末日,是因為太陽風暴、米加粒子爆炸,甚至是李氏力場閉鎖全球氣象等(後者是胡謅的,別認真),這一切一切,我看還是平常心面對吧。就如同事A所說:

「一定係流料。」他堅毅不屈。

「點解?」好少咁樂觀喎。

他苦笑:「你以為上天會咁筍益我地。」

Share

重要提示

在辦公室,擔任文職沒可能不接觸電腦。我們沒有了它,甚麼都幹不成,如果以朝夕相對的時間作唯一的衡量標準,正是「爹親娘親,不及檯上主機親」。但雖然,每天鐵石心腸,痛打鍵盤,又肆意操弄滑鼠,按壓數以千下計,原來我對這位親密戰友的了解,卻極為有限。今早,才忽然發覺,原來鍵盤上的「End」鍵下,黏貼了一個很細小的「重要提示」。內容很蹩腳,但我完整抄錄如下:

為了更舒適、更安全地使用本電腦,請參閱《安全及舒適使用指南》。

不要問為甚麼使用指南前面,還要加上「安全及舒適」;可能天下間,真的有人希望以一個危險和不安的做法,去使用電腦,這誰知道呢?別去探究了。但下面那一小行比Font size 9還小的網址,不認真去看,絕對不可能看清楚。既然那麼重要,為甚麼不加上一兩錢的肉緊,放大一點點呢?

這個是個很普通的跟機鍵盤,由一個大型電腦商生產,我深信現在於中環,方圓數千米,應該有很多很多個貼上了這重要提示的鍵盤,正竭誠為使用者服務。但是,究竟誰會留意到貼紙,從以再明白,提示其實是多麼的重要,於是還要瞇起眼,把那項如米粒小的URL,打進瀏覽器上一窺全豹呢。我很懷疑。

但是或許,就是因為你忽略了這毫不起眼但確實重要的提示,於是腰酸骨痛、五十肩、坐骨神經痛等都提早降臨在你身上。你懊悔莫名了嗎──別這樣,世事很多都是如此。愈重要的提示,愈微小,就像那個擦身而過的那個眼波,抓不住,下一句就只會是「將彼此錯過」。

Share

奇聞 (II)

身位香港人,始終應該關心本地時事。所以這星期的第一位,非以下莫屬:

【第一位:黃大仙祠電子化】

有近百年的黃大仙祠嗇色園完成擴建(注意,不是修葺!)。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於地下開闢逾萬尺的全新「太歲元辰殿」,以後攝太歲,向太歲上表,將完全採取電子化操作,猶如到港鐵車站自助式買票一樣方便。不過,單是入場費便需要一百大元,如果要再與太歲神交,更需額外繳付三百元。有人士批評,這個做法對善信或遊客,均有搶錢之嫌。

此言差矣。凡事都要長遠看的,黃大仙祠的「管理層」(我覺得這樣叫也應該很恰當,因為不排除他們隨時和高盛合作集資搞上市),其實用心良苦,知道一直以來前往祈福的都前仆後繼,極之虔誠,看見他們時常你推我撞,遭黃煙薰眼,受熱香灼手,無非都只是希望來年繼續一路順境,發財立品,如此辛苦,最後其實還是為了「善事」,怎能夠不好好成全?所以才大灑金錢,開闢新地,普渡眾生。此乃好事其一。

新殿電子化設計,不單使用方便,不再烏煙瘴氣,而且上表後,神像會亮紅燈,噴出白煙,表示神靈已經收到祈求的做法,亦極之劃時代,令善信都能夠心安,不用夜來掛心,害怕禱告不能傳到天庭給諸位神仙。此外,建造時亦考慮了環保,燈光全部使用LED慳電,沒有了元寶蠟燭,尤如李嘉誠所說,以後空氣心曠神怡,神靈更加會加強保佑,這是不會錯的!殿的天花版,更有巨型天幕,參照中國古代天文曆法,顯示二十八星宿的方位。這種尤如太空館一樣的佈置,亦繞有教育意義,學校活動週的教育參觀,亦多了一個好去處,學生參觀過後,亦貫徹了通識教育方針。

所以俱俱四百元,算是甚麼呢?還未考慮現在遊客大多是內地富起來的一群?四百元?乞嚏吧?入Gucci 一轉都十數萬啦。怎麼能夠看低他們呢。我恐怕他們會覺得這種入場費,還不夠和神靈Just to say hi 呀;真的為香港好的話,快快把有關收費調升至至少二千元,才是正經。

Share

對不起,這陣子太忙了。

待我又在這個週末把東西都補上好了--

不過我現在還在辦公室呢。嘿嘿。

Share

奇聞 (I)

承接上文,我仍在Office。XDDD

唯有將幾單過去數日想講的新聞,都放在這裡聚沙成塔吧。

【第三位:內地騙中傳奇手法大公開】

國內官方部門發表了甚麼藍皮書,揭露了不少受賄官員的行事手法,十分「雷人」、「牛迫」(即是很強很令人震驚的意思)。有因為受到情婦要脅而「淚流滿面、逼於無奈」收取賄款的;有和其他貪官一起間中會面,分享不動聲色的儉財方法的(即使被捕了還敢這樣驚歎:怎麼會知道的,我連家人都全部暪騙過了!);而最令我感到發噱是一位「一身是假」的女貪官,竟然「除了性別看出是真的以外,其他如學歷、年齡等,通通是假的!」

評:國內的障眼法已經達到了神之境界,你憑甚麼就認定了只有性別是真的?在這個世界,單是看上去是,其實大多數都不是真的!

【第二位:山寨版iPhone 4 震驚世人】

言猶在耳,今天生果日報亦以內地終於「成功研發」彷真度極高的iPhone 4 作為A1頭條。不單繪聲繪影,形容冒牌貨雖然功能稍遜,但設計和操作跟足原裝正版,再度說明我國無出其右的「複製技術」,已經完美,大多自列世界第一。此外,技師亦不甘只原地踏步,於是獨布匠心,巧手妙製,將其能力更上一層樓:不但機身更輕,而且可以更換電池,甚至連接上Android介面,有網站更評論說,如此做法已經徹底攻破蘋果當初聲稱幾個不能克服的技術瓶頸,足令Steve Jobs流淚。

評:這部叫So Phone 的東西,價錢只是原版的大概四分之一。而且忽然爆炸的機會也可能高四分之一(或四倍 Whatever),有得玩又精彩刺激,你唔買點對得住自己!

稍後補上新聞榜的第一位……

Share

另類胎教

看到汪阿姐在新劇居家兵團提及孕婦的心情會離奇起伏不定,甚至「忽然望著橙也會哭起來」。為此,我問我身邊的這位婦人:

「是不是真的,那時你會不會這樣?」

婦人斬釘截鐵:「我大肚時,從來沒有這樣。」然後還補充到,那時還四處去,到澳門,入賭場,又去看跑馬,玩過不亦樂乎。

我對此感到十分驚奇,失聲道:「這樣也行?粗身大細時,不好好修養身子養好胎,還這麼瘋?」 婦人反駁道:「又不是要十個月都一定要端坐家中,總要找些娛樂,不然沒有產前抑鬱症,也會悶出病來了!有甚麼好。」

我再驚嘆道:「那麼,現代那些爸爸媽媽,想生出來的子女好,但原來可能都捉錯用神,到最後也只會徒勞無功了!」

「此話何解?」

我立即接上去,滔滔不絕:「話說現時那些準父母們,對未出世的BB,已經期望甚殷,務求一旦嬰兒呱呱落地,才只是粉嫩般一團肉,已經看得出時將相之才,又或者是愛因斯坦再世,不然也要是打破世界紀錄的奧運選手,所以呢,一早在懷孕初期,連肚子也幾乎未曾脹起,已經要天天在聽莫扎特,讀杜甫七言律詩,希望有人能潛移默化,因此成就大業。於是有些更離譜,要請專人為媽媽設計這『胎教』的套餐,不論次數和資料上的編排,都務求做得一絲不苟……但其實這樣做根本無厘頭。」

「為甚麼?」婦人仍然不明白。

我施施然回答:「你懷著寶寶,照樣南征北討,在何爵士的賭桌上馳騁沙場,他們在你的肚裡,聽的大概都只會是些輪盤、老虎機聲。但生出來最後,還不是無穿無爛,智商還過得去!」

婦人微笑了--無錯,這位模範,正是我母親大人。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