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十後

先來賣一下廣告。我們應該支持年輕人的出版及寫作事業。

看看八十後說甚麼!

(但先旨聲明:我無任何作品在這書裡面。哈哈哈!XD)

Share

睇波

歐國盃結束了。不過整件事好像和我一點關係也沒有。

當然在Facebook還是看到很多評論,很多Friend甚至穿起波衫拍了許多照,支持愛隊,然後到自己隊輸波後又在Status寫了許多愛之深責之切的感歎……但整件事還是和我格格不入,甚至到西班牙蟬聯冠軍了,我才懂哦一聲,說:「西班牙真厲害,又拿世界盃又拿歐國盃甚麼的……」但其實我不知道陣容,喊不出隊員名字,甚至連進攻模式也不知道,你還算不算男人?

但這種直播時數,不要說我本身沒有收費電視了,就算有,怎樣半夜三更滾起身看,才是真正的問題!有時聽人講還要互射十二碼搞到四點幾,嘩,天也快光了,人都癲,怎麼睡兩小時然後精神奕奕仆出去再上班然後照例開兩三個會?這些都是超人嗎?究竟是怎樣去繼續維持日常的工作效率的?

歐國盃完了,又到溫布頓網球賽。寫的時候費Sir剛剛擊敗祖高域,對首度打入決賽的英國希望梅利,肯定是世紀之戰。你問我,我當然捧費Sir,他的永不放棄態度著實令人敬佩,如果老馬有火,再奪殊榮重返世界第一,然後才真正掛拍退休,真的此生不枉了!

Share

實習

以前做Intern不知道,原來Intern在公司可以是件雞肋。

人家青春少艾,剛剛大學畢業,甚至仍然在學中,活力充沛,對職場黑暗一概不知,一心想來公司一展拳腳,學有所成,一展身手,既可以充實自己的CV,又可以充實自己的暑假和荷包,可謂一舉數得;但是公司原來根本個個忙得打跌,原來新人來了,卻沒有人有閒暇「湊雞仔」,那怎麼辦?

打著Intern的旗號,人人都知道他們短期內只打一點風流工就走(當然以往以Intern直入長約的Ibanker則例外),時間那麼短,需要長時間去Pick-up的Project不可能handle,又不能碰和機密有關的事情,換句話說,也實在不可能交心,於是大家強顏歡笑,好像歡迎新人來到,為大家增添偉大的助力,但其實到頭來,又只能夠叫他們做些無聊的研究,寫點無聊的報告,再到最後做個無聊的powerpoint presentation,那就算了。

很慘的感覺。那時做Intern覺得被投閒置散,但原來部門亦有苦說不出。究竟Intern這個制度,是甚麼人想出來的?真的正正經經想要人家學東西的,實習期拜托就長一點啦。只得一個月,兩個月?就算人家是天才,老細天天頻撲,連Intern甚麼時間first day last day 可能也不知道,怎可能傾囊相授?屆時又可以有甚麼建樹?

所有事情都是掛名而已,Intern也不例外。畢竟從沒有人尋根究底,問你究竟Intern中做了甚麼。只要是大摩、IBM、Google……誰還在乎?

Share

顛倒

有人批評七一遊行人數就算多,很多都是烏合之眾,他們想表達的都只為謀「一己私利」而胡亂呼喊、漁翁撒網式的「訴求」。例如拿著藍色舊殖民地時代的龍獅旗的「港獨分子」,抑或是要求娼妓合法化的「社福界團隊」……都很明顯和大會主題格格不入。所以,七一遊行人數多少,根本不足為懼,到遊行過後,明天還不是一切都回復正常,大家照常返工返學?

但其實這種真的有很實在政治訴求的人,應該只佔遊行人數的很少部份。我相信很多市民其實沒有甚麼「政治目的」,也沒有「政治背景」,某些政策究竟要怎麼進行,可不可以進行,他們根本不太關心,他們要的只是政通人和,安居樂業,衣食住行有所依據,就是這樣簡單。為甚麼現在三十幾度的炎熱高溫,也要走出來,任毒花花的太陽燒曬著,也義無反顧地要行到政府總部?不在室內嘆冷氣更好?真的為了看回歸煙花而已?

最多人叫梁振英下台。人家才第一次上班,已經收Warning,你說慘不慘。是不是有四十萬人一起叫,這不重要,問題是政府看到這樣的人龍,把銅鑼灣整個區每一條路都癱瘓了,難道還可以當沒有事情發生?某某還嘗試企圖騎劫說:這正正代表了市民支持CY求變的政策思路。

嘩,這不是顛倒是非黑白是甚麼?真嚇人!

Share

統計

在虛妄的世界,連七一遊行的數字,不同機構所估計的結果,竟然可以出現那麼大的差別。警方說只有六萬多人,而民陣卻說有四十多萬。至於較為「中立」的港大調查,說大概遊行人數屆乎九萬至十一萬之間。

其實這些數字,真的得啖笑,警方和民陣的數字幾乎可以肯定一定和現實不符,一個報細、一個報大,報出來的目的只為嘩眾取寵,不然也想不出其他的理由。至於港大的調查,透明度高,估計方法皆有跡可尋,但是不是代表數字就一定100%準確,然後大家就可以奉若神明呢?當然不是。但這裡不是研究學術的地方,所以它有甚麼Limitations之餘此類的,按下不表。

或者只在這裡舉一例,說明統計學是一門甚麼的一回事。

記得那時讀計量經濟時,那位德高望重的教授W,所出的試題,都以難度極高見稱。如果你搞不清楚概念,只盲目背誦公式,很容易便會中陷阱,然後死傷枕藉。其中有一條很經典的便是Hypothesis Testing 中的選擇題,就問如果p-value細於0.001時,是不是就代表能「證明」Hypothesis 正確。結果很多人都答錯了,受到眾學生的詰問,教授呵呵笑,答:

「統計學永遠不能證明甚麼,最多只能說99%不能被推翻,但也不代表那1%不存在!」

所以現在看到有人Quote數字,想證明甚麼時,先想想究竟數字從何來,有甚麼理論基礎!

Share

中伏餐廳

星期五,同事D和我打算找家好點的餐廳吃飯,說是慶祝一星期的辛勞──

是,本來是想去吉野家的(不要笑,吉野家在我們的心目中絕對稱得上米芝蓮一星),但是忽然同事D眼尾一睄,竟然看到前面有一家新開的泰國餐廳,於是他說:「喂,不如試下囉。」怎知一拉開門,踏進,發覺──

裡面只有小貓三四隻。原來是新開張的?在出於禮貌的情況下,又實在不好意思推出,於是只好坐下來了,反正座位多的是……我和同事D交換了一個眼色,都知道大事不妙,這裡中伏味極澴,後來店員遞來一張餐牌,更發現感覺無錯:

簡單的黃色小紙上,只有幾多餐。但所謂餐,其實只有一個飯,不配餐飲,沒湯也沒甜品。我只好小心地揀了個泰式海南雞飯,也要$69元。叫汽水,要再加$15?痴線的嗎?同事D就問:「Could we have two cups of water please?」不料店員耍手擰頭,說這裡沒水提供。

同事D冷笑聲:「水也沒有怎做生意?」

不過,店員講簡單英文,和其他同伴即轉回泰文,那食飯應該很正宗啦?先不要那麼擔心,或者不是那麼差呢……

飯端來,只有半碗左右;雞只有數塊,伴醬汁一碟。味道是不錯,但這份量,這價錢,侍應十問九唔應(因為言語不通的問題),實在令人很無奈。很快,我們吃完步出。我笑笑:「以後還來不來?」

同事D嘿嘿笑:「來!討厭哪個都邀請他來!」那,不就是我麼?LOL

Share

大話西遊

如果遲點要教育下一代的時候,一定很難告訴他們做人要誠實,有誠信,不說謊。

這其實不是甚麼新事。魯迅寫立論時,已經提及「說謊的得好報,說必然的遭打」。現在不也是這個情況嗎?結果魯迅以一連串的大笑聲就敷衍過去了。

的而且確,真心待人又有甚麼好處?我的子女會問。

「你說啊,這根本就不合乎邏輯,就算是特首講大話也沒有事。」他們會鼓起腮,口齒伶俐的駁斥我,「為甚麼我這等小小平民,還只是小孩子,偷吃了糖果不承認你就要打罵我?這不公平。」

「說謊是不對的,我們騙了人家,他們不高興,你就會失去別人的信任……」

我還想老三老四的說甚麼「民無信不立」、「特首犯法與庶民同罪」,但是……

「沒有問題的。只要大家都覺得沒有誠信不是問題,繼續開開心心的互相合作,不就行了嗎?你不是說大人的世界,根本就缺乏互信的嗎?人本來就會互相猜忌,互相妒忌,到最後互相傾軋自相殘殺的動物嗎?歷史上這樣的故事也太多了。所以我同情特首先生,他沒有錯。」

到時,我會很無言。總不能和他們說:是呀,你已經得到了世界的真理吧?這樣下去,人人以無誠信為榮!

Share

迎難而上

我中文水平不佳。很多人高叫迎難而上的時候,我感到大惑不解。

因為,我不知道甚麼叫迎難而上。不,準確點說,從字面解當然明白,那就是即使有困難,也要面對,也要努力去做的意思。但出處呢?況且我在過去十數年的教育,看過不少的書,都沒有聽聞過這個四字詞語。就好似另類潮語一樣,它突然冒出頭來,然後一傳十十傳百。是我太孤陋寡聞了嗎?

努力上網去找,也只找到類似的「知難而行」,出自《左傳。定公六年》:「陳寅曰,子立後而行,吾室亦不亡,唯君亦以我為知難而行也」。知難而行,正正和我們常說的「知難而退」相對。不到黃河心不死,求學應要有堅毅不屈的精神;終於,在一個簡體字的網站,詩人總理溫家寶的網頁,終於找到了答案──

原來是溫爺爺自己親自講的口諭,難怪金口一開,立即廣為傳頌,人人受之如甘霖,即時反覆引用也絲毫不覺得害臊。「我最覺得痛心的問題是在這三年的工作中,還沒能夠把人民最關心的醫療、上學、住房、安全等問題解決得更好。但是,中國的總理懂得一個道理,就是知難不難,迎難而上,知難而進,永不退縮,不言失敗。」

這樣的趕潮流,教人份外感歎。

Share

重回洪荒

在一個智力退化的新時代,不講理性,不講科學,只求大腦皮層一下子興奮而破口而出的那種快感。對與錯,無人敢講公道說話,大家索性也不去分清楚。所謂是非曲直?早忘了。這些東西太艱深,也不好理解,不如別提更好。

人類不分東西文化,都經過不少的時間,再加上數不盡的人命作為代價,再到達了新時代的所謂文明。哲學的形成,思想產生飛躍,加上以科學作為分析基礎,人類終於脫離野蠻,迷信,唾棄了鍊金術,也不再捕殺巫女,結束了黑暗時代,而傳統最高無上的教庭、以致典型的君權神授受到挑戰,於是歷史產生天翻地覆的變化,流血的革命,換來民主政制的雛形。就算是中國、日本,一樣都要開海禁,接受西方思想的洗禮,不論醫卜星相,行軍打仗,講究的都是科學驗證真理的客觀精神。

雖然,後來獨裁者的出現,引爆了兩次大戰,一些國家仍然採取極權的殘酷統治手段,但普遍來說大家都意識到和平,理性時代的重要,並一定要繼續以此為基礎,發展社會,人類才有未來,才有出路。

但是二次大戰結束後接近七十年,社會是不是真的更理性呢?我現在真的說不出來。就以香港這個小城為例,就算通識教育、判斷思考已經講了很多年,由上至下都看不出有這樣的質素,反而言論卻更像六七十年代那種徹底顛倒黑白的血腥歲月了。這是很危險的一件事,也沒有任何人意識到,應該怎樣扭轉這個情況。難怪有人說社會已到臨界點。稍有差池,隨時一發不可收拾,重回黑暗時代。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