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口繼續牛牛牛牛牛

cow.jpg

無聊一畫。

現在拜年真的好無意思。

永遠都很例行的,大家先約好了時間,然後準時來按門鈴。恭喜發財,恭喜發財,大家像傻瓜一樣叫幾句,像喊毛主席萬歲一樣形式化。坐定,大家派好了利是這個軍機大事後,鬆一口氣,幾乎想立即離開,但是半句鐘的法定時間未過,到底有失體面,於是三姨媽喝口普洱茶,清清喉嚨,開始對你問話了,過程離不開幾個定式:

「最近返工點呀?」「拍拖/結婚未呀?」「辛唔辛苦呀?」又轉頭對你父母說:

「你個仔/女真係乖/叻/勁喇,我自己個衰仔/女就唔係呢……(下省幾萬字)」像個自我檢討會,你父母又會適時客氣幾句,「邊係呢,佢都唔知幾無用……」真是肉麻當有趣。

到最後,兩方總會爆出些虛情假意的笑聲;似曾相識,就像幾千集真情入面薛家燕飾演的好姨,尷尬時發出的打圓場聲。面對這種場面,不免納悶,即使禮物是藍罐曲奇也彌補不了這種折磨。其實拜年為甚麼還要搞那麼多花樣?先錄一段音,放進IPod,每年聽一次就好了。就像現在頭柱香也有網上版,大家也應該與時並進。

照我看,扮mud鬼!一進門,立即埋位,攻打四方城,鬆脆刮辣先來一記十二圈的自動波,豈不更妙?後輩若然不打,則乘勢奪門而出,唱K踩車,各取所需,這才是過年。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