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瓜

最近陳奕迅的《苦瓜》開始大熱。我聽過幾次,卻覺得歌詞太複雜,反而記不了旋律。即使如此,同事A卻因此事觸發,想中午去吃苦瓜飯。

在餐牌,多數「不以為苦」,美其名改稱為涼瓜;其實又不是嚼薄荷味口香糖,怎麼會忽地有涼颼颼的感覺呢?不過,現在既是繁榮盛世,苦難日子告終,這個字刺耳,剔走亦無可厚非。這種委婉的做法,可謂深得中華文化的精粹。

於是我們一如以往出發到常去的茶餐廳Y。但是就在距離目的地不夠一百步之遙,就覺得怪了:平時明明就在門外已經擠滿了要入座或是等拿外賣的客人,怎麼今日卻門堪羅雀?事有蹺蹊,我們快步向前,一看,竟然忽然偌大的茶餐廳,燈火全滅,大閘拉上,重門深鎖,內裡自然亦無人蹤。我們相顧為之駭然,再仔細留意,發現門外亦沒有貼上任何短暫告別,或裝修粉刷的告示……我們腦海都不約而同的閃出兩個字,於是同一時間大喊道:

「執笠!」

廣東話有它的智慧。兩個皆屬九聲的入聲字,收音短促,份外能顯出其語意中那種驟然、突兀。冷風陣陣吹來,我們都感到十分傷感,尤其是我,初到中西區後,幾經發掘,才找到一間合自己口味又不破費的平民食肆(在中環返工的都知道要做到這樣有多難!),$34的涼瓜飯送老火湯,從此以後成為絕唱。除了新年第一天工作吃飯已經出師不利,幾以預定大家今年應該又「係咁歹」以外,我們亦發揮了專業精神,在改往大家樂的途中,分析茶餐廳Y食客如雲亦難逃結業命運的死因--

例如大路的有:

  • 最低工資(根本上第一件事已經諗到呢樣)
  • 食品價格的升幅,遠超所有平常人的想像(只有真正食肆用家,才知切膚之痛)
  • 經濟復蘇只是假象,低檔次的食肆未有想像中大幅得益

較為玩針對的有:

  • 中式靚湯一直標榜沒加味精,完全違反現在市場規則,難怪被淘汰
  • 阿姐的待客態度,終於惹來投訴,結果事情鬧大了,只好結業收場
  • 裝潢及佈置未能合乎最新的消防檢查……

無論如何,新一年經濟,應該有暗湧,大家看著辦了!

Share

悼華叔

司徒華,或者簡單的一句華叔,沒有人會敢否認,他的名字,這幾十年下來,等同香港的民主。他今天走了,政壇還剩下甚麼人,可以支撐著這支正搖搖欲倒的大旗呢?

今天有節目說,他最為人欣賞的其中一點,是他的風骨,這樣說,就算正確,也總是有點脫離群眾;倒不如說那就是他對自己愛國情懷的那種堅毅、不變,甚至可以說是頑固。時移勢易,大家都改旗易幟,但他堅持著自己的民主路。這就是他一直以來建立起來的一個閃亮不滅的標記。

多少其他政治人物,靜悄悄的轉軚,由反對派變成建制派,強烈主張忘記過去,應努力未來的發展,國家富強才是真正值得提及的事。這些人面目曖昧不明,毫無立場,或許根本說不上愛國,只是一株又一株的牆頭草,他們今日面容沉重,說表示深切哀悼,演技精湛,甚至乘機抽水,但究竟有多少兩真情,多少分假意?不說而自明了。華叔與他們比對之,自然正氣立於天地,面對群眾無愧於心。

但是他今天終歸走了。不單黨內四分五裂,面對其他民主派的質疑,內鬥意見相左的情況,已經層出不窮,有日漸惡化之勢。有人質疑支持政改,走溫和改革路線的決定,更為認為是出賣民主。是否以社民連式必須以鬥爭激烈增取的,才可以成功呢?又,大勢所趨,人人都知道加入民建聯,當會有蛇宴,海鮮等的好日子,但正所謂國之四維不能廢,誰可繼承華叔之精神?誰能夠把泛民再度團結一致,不再讓選民失望呢?

不論如何,請相信下一代,懷主安息吧。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