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

若不是電視報章上連日而來的大事重溫,恐怕我也未曾意識到零七年已匆匆地走到尾聲。年度十大港聞,國是,國際事,一時之間充斥著眼際和耳邊。可是這些都不是什麼有趣事,所以縱使我知道預測下一年有什麼大事發生的報導不盡準確,也對它們更感興趣。可是最使人感興趣的,都是新一年的開始。

不少人總愛在新年開始時,訂下一個年度計劃,滿腹大志,希望來年能付諸實行。可是我不太相信一年之計,因為我覺得有計劃,會實行的人,根本不用借新年為名,巧立名目去訂一個計劃。相反,平日不習慣依計劃做事的,即使訂了計劃也不見得能夠付諸實行。

然而,年度目標也可以有的。至少,它能夠像燈塔一樣,提供一個方向指引,而且訂定目標也是一種藝術。目標太高容易令人沮喪,以致半途而廢;目標太低,會令目標本身變得毫無意義。而目標太過具體,會令人辦起事來有欠靈活;目標過於虛無,則會容易予人藉口躲懶。而把目標訂得太好太仔細的人,也往往是完成得較少工作的人,因為他們多想少做,不夠實幹。

想了這麼多,諷刺的是,我是多說少做的一類,所以與其誇誇其談,定下年度目標,我會考慮在一月一日,罷工一天,什麼也不幹,趁著外邊寒風冷冽,捲在綿綿被窩裏洋洋大睡,打滾大半天。接著睡眼惺忪,起床後橫披著綿衣,換上牛仔褲,便踏著波鞋往街上吃一碗熱烘烘的米線,再捧著滿足的肚子回家午睡。及至黃昏,施施然地進晚餐,欣賞嘻嘻哈哈的電視劇。

這不折不扣的是大雄的理想生活。可是在這種情況之下,必會有些事情劃破平靜,為故事帶來驚喜。還記得漫畫裏有一次,就因為大雄濫用法寶,過了這樣的一個無所事事的新年,要哭哭啼啼的嚷著叮噹要回到過去,尋回新年應有的歡樂。

一年之始,畢竟仍有其象徵意義,也許有人會覺得它跟普通的一個假期沒有兩樣,但也不妨找些有意義的事幹幹,有益身心。我想元旦日舉行的馬拉松,野外定向會是不錯的選擇,不然晨早到郊外遠足,午來到茶樓吃點心,下午再跟家人走走逛逛,樂也融融,也會是美事一樁,比待在家中鬱悶終日好得多。

每日喜好不同,沒有寫下一年大計的你,也可以善用新一年的光蔭。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