枯燥

我從不否認我是一個本性奇怪,而且異常沉悶的一個人。沒有空的時候當然是自己忙自己的事,不能有甚麼娛樂,就算到有空的時候,也竟然沒甚麼節目。例如說一號那天,遲了起床,天氣又罕有地寒冷,便懶得回辦公室工作,照說難得得到一天假期,又是新年伊始,總應該積積極極,相約三五知己,出外遊玩一下也好,瘋狂談笑也好,甚至好像言雨所述,做個樣子,安排一年之計也好,總不能窩藏家中發霉了事。但偏偏我卻比平時更沒有心情,甚至覺得新年和平日沒有任何分別,寧願看看書,乘機收拾一下書架便算了。

我想這可能和家教有關,一個枯燥的人,成長自一個枯燥的家庭。這樣說,不是想表達甚麼不滿,只是覺得我家人的行徑也奇怪得很,甚至到了一個地步,連我也忍不住哈哈大笑。就好像在三十一號晚,理應大家都等著午夜十二時的來臨,即使不出去銅鑼灣,也會留在家中和家人一起高呼倒數,迎接新年。可是我們家中長子,即我的家兄,卻率先發難,堅持他一貫早睡早起的原則,十時正即倒頭大睡,頭也不回。我的父母知道了,便和我道:「你哥也睡了,我們也不倒數了!」隔了不很久,竟亦逕自睡去。結果只剩下我一個人在房間內,一邊講電話一邊上網,同時瞪著電視看煙火,感覺像老年病人在療養院過新年。

到了清早,我裝作一臉不滿:「昨晚只得我一個獃著,新年也那麼頹廢!」
家兄眉一揚,立即反問:「每年也是一樣的,有甚麼特別?誰愛看?電視不又是分成三、四個畫面那樣麼?」真是深得我心。全家也是怪人,多好,組成一個愛登士家庭,怪得理直氣壯,怪得心安理得。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