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擇

香港人平均工時之長,差不多冠絕全球。每晚夜幕低垂,在幻彩詠香江最後的一點花火餘燼,都在空中灰飛煙滅,獨留孤月跟萬家燈火競艷之際,不知仍有幾多年輕才俊,在中環的摩天巨塔之上,以自己的青葱歲月,為業績,為名利,為前途而亡命打拼。

說是亡命,是因為世界衛生組織,已把深宵工作,列為致癌的因素之一。也許這一刻的收入可以彌補患上癌症的風險,然而,那邊廂不少人卻是在沒有選擇下加入亡命的行列。

人聲鼎沸的街道,閃爍迫人的霓虹燈光之下,食肆裏燈白如晝,店員營營役役,從早到晚,忙過沒完。幽暗的後巷裏,一條長長的膠管,一端接著水龍頭,一端放進了紅色的大膠盤,引著緩緩流水,浸泡著油膩膩的一堆碗碟。滿面風霜的老嬸嬸,坐在同樣是紅色的小方膠櫈上,用她戴著黑色手套的雙手,機械式地重複著一系列的動作。她可能在想,既然抵受得了長年累月腰椎間的痛楚,就算是得了癌症也沒有什麼大不了。

而且,到晚上還要工作的人,也不一定是夜更工人,很多上班一族,每天也要工作上十多個小時,彷彿生活裏只有工作,進食和永遠不足的睡眠。可是,退一步想想,沒停的過著從沒有享受過的生活,為的是什麼?為什麼歐洲人可以悠閒,卻依然得到富足?這些問題,討論起來,恐怕可以談過沒完。

社會進步,由人的努力去驅動,但其關係就像在跑步機上,人跑得越快,腳下的膠帶飛滾,更會驅使你走得更快。然而,在上面飛馳的你,實際上可以令它轉得慢一點,而不是永遠受著它的控制。況且,長工時也不見得為我們賺得了更可觀的工資和更理想的生活。極其量,多付出的勞動力,只是換取了我們平日的方便。在寒冷的冬夜,不論你住在香港的那個角落,走到街上,總不難找到一間便利店,去享用一碗蒸氣騰騰的杯面;鬧市的商舖在夜裏,仍是燈火通明;即使到了星斗已稀的夜半時分,只消到大道上招手,仍會有的士司機,驅車而至,把你送到天南地北。

也許所有人都希望多點時間,多點生活。若問香港人,是否願意放棄這些像是與生俱來的放便,來換取更多與家人共聚的時間時,相信不少也會同意,可是他們會說,生活迫人,我沒有選擇。

究竟是沒有選擇,還是不去選擇呢?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