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舊

家兄從美國回來以後,每逢週末總是忙過不停的收拾家中雜物,希望可留的便留,可丟的便丟,好讓有一個新的作息地方,不像現在如同置身廢墟,每晚還得做廳長。收拾時翻出來的舊東西,真是陳穀子爛芝麻,甚麼都有:小學時的手冊、母親用來鬈髮的髮夾、已壞掉的「過橋抽板」電子遊戲機……千奇百怪,有些甚至我和家兄都不能辨認,要把父親叫來。又要談集體回憶嗎?不,這可能只是屬於我們這一家的「個體回憶」了,不過懷緬過去以後,還總得經過眾人商議,決定去留。收拾東西最麻煩就是這個過程,件件因不捨得而留下,不如索性不幹;樣樣都狠下心丟掉,又覺得一件小東西也留不住,十分惋惜。

有一件東西,連我也覺得很驚訝。當家兄拿著一卷發黃的紙筒把我召來時,一時間我也不曉得那是些甚麼,到他小心翼翼的,把圖卷攤開來時,我才恍然大悟。那大概是一張如麻雀紙般略小的正方粉藍畫紙,因為長期被其他雜物擠壓,已經皺得有點不成樣子,但紙上的內容還是可以辨認的。以原子筆和木顏色繪製,竟然是一個彷大富翁(Monopoly)的遊戲版圖。做這樣無聊事的,當然是我小時的傑作了。

沒錯,小時沒有玩具,有的也給我全用螺絲起子拆得粉碎了。有一段時期渴望玩大富翁,但父母不會輕易買一副給我,因為那並不便宜,於是便有自己造一副的念頭了。厲害,不得不誇獎一下小時的我,仔細再看一下,版圖完全和真的無大分別,只是街道地方都改成我家裡附近所熟悉的。地契、金錢、用紙代造的簡陋房屋和酒店(紙帶摺成三角形,以顏色區分),一應俱全。雖然棋子用上了飛行棋,玩起來是會有點兒煞風景,But, it works!

不過回想起來,這副大富翁造好以後,其實根本沒有人陪伴我玩過一回,嗯,現在丟掉,還是覺得有點兒心如刀割的。哈哈。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