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玩

我們都是自製童玩的一代。

南杏說他自製過大富翁,我也做過類似的事,但我比較幸運,因為家母也曾跟我在那幾張充滿著幼童字迹的畫紙上,博弈過數次,甚至我後來推出了改良版,她也照樣捧場。這副大富翁的版圖以三張大畫紙組成,地圖上是我小時所能認識的國際城市-日本佔了三個,美國也有三個,而歐洲列國則多以國名代替,再各配以具代表性的圖案點綴。現在看來,這也大抵反映了我當時的世界觀。厚厚的一疊機會卡和地契這些大富翁遊戲不可或缺的元素,當然也不會馬虎了事。

最令人嘖嘖稱奇的是,我在遊戲裏加進了信用卡,還有金元寶和白金元寶卡兩種,分別在於申請費和最高信貸額的不同。為方便計算,我當時是以信用卡代付的宗數來限制所謂的信貸額,而不是以總金額計算。把信貸市場加進了大富翁,玩者便得好好平衡現金,物業和借貸的比例。以兩人玩家來說,這個遊戲還算耐玩,不然家母也不會多次應我邀請參與。可是許多年後,我才發現,真正大富翁遊戲的奧妙之處,是在於玩者之間自由交易時,所展現的一種討價還價的藝術。

但不論如何,它還是我自製的芸芸童玩之中,比較成功的一個。我是家中的獨子,加上家教從嚴,鮮有外出流連,於是自幼已習慣了自己跟自己在家中玩遊戲。偶然到玩具店閒逛,又或是在朋友家中消遣,眼看外間花花世界,遊戲種類繁多,不禁心中羨慕。無奈一個學期默書測驗大考次數有限,即使盡拿滿分,也難以把心儀玩具悉數兌換。

面對自己的慾望,也只好自行解決。

既愛三國人物的英雄氣慨,又愛海陸空戰棋的軍事背景和多變玩法,於是便想到把二者合而為一,以三國人物為棋,佈在海陸空戰棋的格局之上。後來又受電腦遊戲影響,在角色裏加入攻擊力,防禦力和生命值的元素,因而令遊戲變得異常複雜,失敗告終。

另一個有可能侵犯版權的便是戰國風雲,我嘗用珠機妙算的彩珠和紅白標示,代替戰國風雲裏的小兵,在一個不合比例的地圖上,上演了一場世界大戰。可惜玩家自得我一個,玩時就像自己跟自己擲骰比大,毫無趣味可言,因此它只陪伴了我一個下午便消失於無形。

縱使失敗的經驗遠多於成功的,但製作玩具的箇中樂趣,往往在於其過程而不在結果。回想起這些舊物之時,憶著童年往事,不禁會心微笑。相信南杏看著他的舊玩物,也大概有著這樣的感受吧。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