鴿子

每天要清早六時半起來上班。最近天氣轉涼,烏雲蓋頂,出門口的時候,天竟然還未亮,街燈森然慘淡,活在悲藍色的雲霧裡,卻一個接一個,低頭不語。街道上,無人無聲,冷冷清清。一個人提著公事包,感覺空然,彷彿此時此刻,踏著的,是另一處星球的土地。

學生身份已告取消,才知道它原來是多麼的重要,尤其是每天過海,一下子變成十元一程,心痛至極。慶幸附近屋苑有一個八達通優惠站,俗稱「拍卡機」,把卡放上,一程車可省兩元,市儈的我,自然每天也願意為此「晨運」,先去兜一個圈,嘟它一嘟,才回到地鐵站去。

那裡近油麻地果欄,也是我小學上課的地方。和十多年前「長週」星期六上早課時的時間相近。感覺奇妙,彷彿這地方一切也沒有變,一連幾條橫街窄巷,現在仍然最熱鬧。貨櫃停著,長長的鋼架,伴著無數個圓筒,拉著貨物滾上滾下,發出很多奇妙的金屬聲響。木頭車伴著各種水果味,濕濕霉霉,沉黑色的一輛輛擱在馬路中心,現在誰也不用管交通規則--苦力們就這樣赤著身子,把一盒盒天津鴨梨、華盛頓蘋果搬來運去。

看他們這樣辛苦,便覺得,嗄,香港人每天究竟吃掉多少個水果?恐怕和股票炒賣一樣,是天文數字吧。

鳥啼聲在遠處,似有還無,都是這處地方的特色。你可以看見很多鴿子在這裡四處在閒逛,顯得很悠閒。那時小學的操場也有很多,小息時總喜歡和一大群同學衝過去,想把鴿子困住,但是牠永遠在十步以外,已經飛走了。其實大家也只是貪著好玩,沒有想過可以真的捉到一隻。想起來,童年時份,愈無聊反而愈好玩;現在的心態,卻是愈好玩反而覺得愈無聊。

今早我仍然看見許多鴿子在地上走。頭依然那樣一蹦一跳,傻傻的樣子。我心裡倒想問,你們大概是那時候那些操場鴿的第幾代啊?童心大發,我有意慢慢地接近牠們,想再一次趕跑牠們,但奇怪地,這次甚至來到只有一步之遙,鴿子也沒有飛走。你們甚麼時候開始變得如此善解人意呢。

以前看電影,外國那些公園一大堆白鴿,完全不怕人,還飛在人的身上討食物,那時候覺得完全不可思議。今天親身經歷,才發現,咦,時移勢易,不要說人心思變,小小一隻飛鴿也可以改變生活態度。我想著想著,望向魚肚白的天空,若有所思,慢慢走遠了。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