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徒

我們不犯罪,往往難以理解犯罪者的心態。是故有所謂「犯罪心理學」的學問,供有興趣者鑽研。

譬如說,有人在高處擲下強酸,濺傷路人,地點專揀人煙稠密的行人專用區。雖然警方看來火速破案,拘捕疑犯,但亦不敢斷言最近每一宗的類近案件,都是同屬一人所為。

他們的想法是甚麼?看見途人痛苦,他們會開心?興奮? 感到被社會注意?得到另類的成就和認同?如果他們真的會逃走的話,其實根本看不到即時的成果,最多事後只能看電視報紙,即使是這樣,也覺得值回票價?有家中用高清攝錄機拍下再在深夜邊喝紅酒邊慢慢重溫片段?實在完全不能理解。傳媒引犯罪學家所言,往往也是「犯罪者意圖挑戰權威,對社會有所宣洩」這些說了等於沒說的資料,和坊間的股市樓市預測差不多,未能服眾。

雖然現在一切亦不得要領,但事件耐人尋味,也可以肆無忌憚發揮想像力,自娛一番。或者其實案中有案,說不定掟漒水,只不過是序幕,是實驗;探員一查再查,才發現原來兇徒一直另有其人,所有之前被拘捕的,不過是些被操縱的Dummy,而到真相快要大白時,兇手甚至故意現身,揭開更大的陰謀……這樣的話,可以拍成像《暗戰》一樣的奇情片子。

話說回頭,這種行為,於我之見,比殺人更大罪。試想想,一個不幸中招,又不致於當場慘死,但亦可能焦頭爛額,面容為之盡毀,不生不死,下半生怎麼過?如果是些快要小登科的愛美準新娘,你教人家怎麼辦?裝了天眼,有時也不代表天有眼!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