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QM

書本上,常常介紹一個膾炙人口的Term,叫均衡。英文也難串過人,即Equilibrium

(說真的,我懷疑能夠把這個字寫對的人真的不多,就好像「倭寇」一詞一樣)。

一談上了均衡,那就好了,只要把一大堆理論演化成方程式,再畫個等號,大家就可以很開心地計出不同變數的均衡。只要牢牢記住了這些數理步驟,立對方程,不單感覺上好像立即對學術,有了深刻的把握;考試時取分,也有了標準的辦法。所以大家都講均衡,物理化學講均衡,經濟講均衡,甚至出街買菜,搭車搭船,也幾乎要均衡化。說得像真有其事一樣。

但是,我們實實在在看到的,有沒有所謂的均衡呢?而求出來的均衡點,究竟有沒有甚麼特別意義和用途呢?似乎沒有,就算不談學術,四處胡扯,都知道這個世界大概沒有所謂的均衡:在外的人嫌天氣太熱,在辦公室的人反而嫌空調太冷;大陸客覺得香港的樓很平,本地的居民卻覺得樓價已經極不合理;有人覺得住在香港很快樂,但又有人覺得在香港已經民怨沸騰,空氣污染嚴重,……

所謂的,均衡點有點像愛情,完全看不見摸不著,似乎在理論層面中才會出現,沒有甚麼正常用途。所以,你找不到愛情,不需要害怕,因為愛情和均衡點一樣,都虛無飄渺至極。但忽然間有一天,你就會領悟,然後能夠感同身受,一五一十地描述出來,像答試題一般,很老手,很專門,當然能否證明存在則是另外一回事,不太重要。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