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課

會考既然已經沒了,說說我們以前準備這個考試的中四中五中文課,應該頗有趣。我們有幸得到B老師執教兩年,簡直只可以用樂也融融來形容當中的情況。

B老師教法極之針對性,理論實戰並重。中文,他一樣照解,但是在會考要怎樣答題,亦花時間大幅講述,甚至以他自己的私伙測驗補充題作強大後盾。我當時已經堅信,有B老師的講義,甚麼天書,補習,都是多餘的。而如果天下之間都有這麼多我們的教師在其他學校存在,相信現代教育也不能在現在上市,只能懷古惜今,嘆一句:悲呼!

記得當時,接近學期尾的模擬考試,我們還剩下西西的《店鋪》和莊子的《庖丁解牛》。時間不夠了,但是B老師給是一直成竹在胸,終於到開新課的時候,他只在黑板寫上店鋪兩個字,然後講了句:「大家都知道,上年呢一課書其實係出左一條全題17分既讀本問答,所以根據往績,考試局再出多次既機會係接近零,所以我建議飛左呢課,直接教庖丁。同學如果反對,我對都可以睇下教完下課之後剩番時間點再決定。」

全場歡呼。當然,結果當年會考完全看不到店鋪的蹤影啦,找家士多也沒有。

B老師因為教學效率太高,所以更多時間其實只和我們分享他的生活趣聞。他稱這個改不了的習慣為「放紙鳶」。他經常強調,如果有時話題真的扯得太遠了,我們便應該幫他把玻璃線拉回來,但也當然,我們從來不會這樣做。況且,B老師常教的做人處事內功心法,例如,「恆真句的使用」,「迫埋牆角」,「包埋大家係同一個圓入面」,到現在仍然極之有用!

這不是中文課,簡直大中華文化的現代教程!

【九華山上奇聞錄.三】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