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主.關注組.召集人

在旁人看來,香港現在肯定是個悲情城市。單看新聞就知道了,通街也有人自我標籤為「苦主」。

譬如,自從金融海嘯雷曼清盤後,有一堆人自稱雷曼迷債苦主(即使賠償方案達到原來本金的九成,他們繼續堅持)。最低工資實施後,又有一堆中小企苦主,在報章登大字報;至於另一邊廂,亦有一班低收入工人,覺得最低工資不但沒給他們好處,反而連累了他們,政府又沒有補貼,於是又趕著要自稱為苦主。結果竟然出現勞資雙方都成為苦主的奇景。

可能,因為語文水平的關係,令他們覺得「苦主」這個詞肯定就是很簡單的代表「受苦受害的一群人」。如此的不求甚解,穿鑿附會,一方面很令人發笑之餘,但實在很合乎現在香港人樂於張冠李戴、集非成是的大條道理。有空的話,最好還是查一查字典吧:寫得很清楚,苦主指的其實是「死難者家屬」。出處在網上搜尋亦有一大堆,有興趣的朋友,自己再翻查去,這裡不贅了。

中國人迷信,亦愛避諱,即使遇上了不如意的事,也不應如此惡毒地咀咒自己吧?等於去酒店留宿的時候,不論酒店如何富麗堂皇,氣派高尚,也絕不會稱之為大酒店的,因為在老式人的思想中,大酒店有殯儀館的意思!

另外,香港最近也增加了很多不知名的神秘團體,動輒自稱為「關注組」,對甚麼甚麼都可以「表示關注」(Show concern),開起記者會來,相當有氣派,即使這個關注組,實質可能只有一至兩人。而關注組衍生的,就是一個召集人。召集人的職責,到底是甚麼呢?沒有人會深究這個問題,總之就召集了再算吧,或者可以增加就業機會呢。

所以,如果你有興趣,大可以在搞一個「Facebook使用安全關注組」,然後自列為召集人。只要夠Soundbite,可能會一夜成名,零成本,制得過。

Sha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