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由式之玖】是日晚餐

是日晚餐,我們吃叉燒。

香港很有些家庭,在家吃飯,會「斬料」。這是一個有濃厚本地色彩的口語,所指的幾乎肯定是到燒臘店光顧,叫一些肉類的外賣。我們不會將到超級市場買金妹牌香腸說成「斬料」,儘管那同樣屬於加工食品;至於到燒臘店外賣一盒芥蘭,也同樣不能這樣說。這個「料」,無疑為加送而設,一定要夠分量。

「斬料」,一定要地點人物,同時配合。在那家小而狹隘又勉強堆滿了堂食廿蚊飯桌子的地方,燈光黃黃,空氣泛著各類肉味,一個披著一身油污圍裙的中年佬,他滿面油光,一邊聽馬,一邊手起刀落,劈開叉燒油雞叉燒紅腸,順手用中國古式的秤錘草草一秤,然後快速掟到一張薄紙上,放進發泡膠盒中,唯恐你知道他呃秤那樣,收錢,再找給你髒兮兮的廿元零錢,這樣,才算勉強合乎規格。最好,鋪邊極近馬路,不斷有巴士貨車呼嘯而過,排出一堆廢氣,路上還有幾個正吸煙的阿叔行過,整件事情才算真正完美。

不過話說回來,我其實不太愛吃叉燒,因為它真正好吃的時間太短了。大概只有剛從明爐燒出來的十數分鐘,肉汁仍豐,質地嬌嫩,味道甘香而濃郁。但一冷下來以後,如果本身肉就不怎麼樣,便會變得堅硬如柴。試想想,叉燒是那麼厚的一塊肉,硬起來真的嚼也嚼不動,慘過趙香口膠。壞的叉燒最容易看,不論肥瘦,紋理極粗糙,如同沙紙,筷子夾下去,毫無彈性,死氣沉沉,一如香港人。至於原本晶瑩的暗紅色圍邊,更會變成了腐屍一般的紫黑色,彷彿那是中炭殂死的。吃叉燒,實在得冒很大的風險。

那麼,究竟我是日晚餐的叉燒,怎麼樣呢?哦……不記得了。XDDD

Share

在〈【字由式之玖】是日晚餐〉中有 3 則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