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理門戶

家中遭逢大禍後,週末要清理門戶。

收好了的舊物都被水沾濕,尤其是紙張類的筆記、書簿,大多都泡過水,軟軟爛爛如同糊狀的,實在不能要了,只得忍痛丟掉。你問我心痛與否,我無法回答,畢竟所有事情皆有定數,既然事已如此亦無法多作保留,一會惹來蛇蟲鼠蟻,更麻煩,與其長痛,不如短痛。

有些雖然未受「水災」所影響,但因為家人覺得阻礙地方,也決定狠心拋棄。在取捨的過程中,我發現自己完全偏心:主修經濟的筆記,幾乎全部死路一條;反而副修中文的筆記、寫作練習,甚至測驗的試卷,大部份都保留了下來。看見自己以前獨個兒修中文系的科目,很有「孤身上路」的味道,所以這份回憶,值得保存。

那些教授們精選的文本,都值得找天重新細看,想來那個時候,也因為這個原因才保存下來,但其實根本沒有時間,而且與其看文本,是不是應該看回原書會比較實際?我不知道,但我也已經太久沒到圖書館去了。

副修中文,想起來會覺得自己當初不知怎麼辦到的,甚麼都不了解,就讀甚麼文法啦、文學啦、詩選啦、借參考書寫甚麼心理分析的論文啦。現在東西再拿起來看,通通不明白。文學理論筆記後頁的空白部分,寫滿的卻是一大堆經濟學的算式,這樣做,不會把自己搞得精神分裂嗎?想到這裡,不禁笑了。由衷覺得以前的自己,的確是個痴線佬!

Share

在〈清理門戶〉中有 4 則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