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教

我夢見自己正在中學的通識課舉手發問,向老師請教逗人高興的方法。這個場面,好像挺熟悉的。

「難!」不知從那裡聽過這個答覆,老師的眼鏡照樣反射出寒芒。他看著我,說:「我告訴你這個道理──」

「逗人家高興和去追求女孩子一樣,是世界上其中最費勁的兩件事。它們的共通之處,都是付出的努力和得來的成效不成比例。」老師比劃了一下,手勢是誇張的。

我聽不明白,皺起眉頭,急急發問道:「這話怎麼說呢?」

「我給你講一個故事:某君喜歡上一個女孩子,喜歡極了,願意為她去做任何事。整個月下來管接管送,禮物一大堆,又是花束又是首飾甚麼的,但是女孩子沒有理會他。」

「為甚麼呢?」我瞪著老師,表情吃驚。

「因為女孩子壓根兒沒有喜歡過他。逗人家開心也是,是受落的話,做一件小事便足夠,相反,把整座山移平也沒有用。你……」

「我又不想幹令人覺得多餘的事,又想人家高興。那麼,老師,我得怎麼辦呢?」

「那麼,無論向女孩子表白也好,討人家歡喜也好,你得說:『啊呀!我呢,對你……啊唷!哈哈!Hehe!he,he he he he!』」

Share

在〈請教〉中有 11 則留言

  1. 「那麼,無論向女孩子表白也好,逗人家高興也好,你得說:『啊呀!我真喜歡你啊!我說了甚麼呢?只想你一笑而已,那麼……啊唷!哈哈!Hehe!he,he he he he!』」

    Wa!!! 好勁ar!!!要學下先XD

  2. 新歸類為文藝創作的原因是,非真非假,亦非黑白分明。本篇向魯迅致敬的作品,看了會心微笑便算,胡亂學用以致反效果,在下概不負責。(笑)

  3. 請恕在下淺薄,
    本篇除了結構上與魯迅的文章相類似,
    還有些甚麼向了魯迅致敬?

  4. 其實可以說沒有,也可以說有--這就是立論的主旨。在下對原文印象挺深刻,魯迅說明了說假話反而有好處,說真話則沒好下場的真理。雖然魯迅被評文筆水準低下,但所指的道理還是挺一針見血的。在這個社會風氣下,模稜兩可,哈哈笑幾聲反而最好。於是這篇文另開一主題,但卻也趨向同一結論,算是表彰其思想,才有所謂「致敬」之說。無名人士亦請不必客氣:在下膚淺,有此一句,純粹是貪好玩有趣的說法,並無深思熟慮。這類模仿某作家結構的文章我從沒寫過,不單是結構,貼近其文風也作了些嘗試,算是實驗性的文章。如果背後沒甚麼文學分析、學術價值研究的動機,令你失望,深感抱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