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記

田野油油,芳草萋萋,秋日裏陽光燦爛,空氣明淨,微風在輕撫稻穗,一陣又一陣,在悠悠下午,掠起層層細浪。轉眼之間,秋去冬來,竟有如滄海桑田,偶爾的一陣清冽寒風,都盡打在玻璃鋁鋼混凝土之上。

自詡為城市人的市井青蛙,難得貼近城郊,才驚覺原來上水已變了許多。車站附近的幾道行人天橋,人潮川流不息,新穎的商場裏更是熙來攘往,商戶售賣的衣物首飾,精品美食,都跟市區的商場沒有兩樣。數年前到和合石拜祭先人,還道上水位置偏遠,雖未致於鄉村郊野,但也許還只是有數個屋邨商場罷了,怎想到還有商業寫字樓?今日一見,才知自己方是大鄉里。

08jan14.jpg

上水位處深港邊境附近,在車站乘的士,大概十分鐘車程,已抵文錦渡關口。關口前的一帶叫沙嶺,那裏是香港警犬隊的總部和訓練基地。甫到閘口前,已聞得裏面的拉布拉多,史賓格,德國和比利時牧羊犬在高談闊論,暢議天下大事。閘前的一個鮮紅色警告,上面並非寫上內有惡犬,而是內有警犬,也許是對裏內犬隻地位的一種提昇,也可能是向到訪遊人展示警隊幽默的一面。

今天是為了一個訪問而來,受訪者是警犬隊的督察,可是心裏卻更希望訪問警犬,問牠訓練是否艱辛,問牠膳食是否周到,問牠工作是否偷快。還好在訪問結東後,遇上一頭警犬在受訓,傻兮兮的樣子,好像還差一點才算得上英明神武。牠是一頭比利時牧羊犬。牠的外形跟傳統擔任巡邏犬的德國狼狗差不多,但一般鼻頭較黑,而且毛較短,看起來好像單薄了一點。但警隊近年增加引入此品種,原因是德國牧羊犬,其血統在健康和體格方面不穩定,加上身價高昂,所以能勝任警犬的好狗難求。

警犬隊也會自行繁殖幼犬,很多未達受訓年齡的准警犬,都會由寄養家庭代養,目的是要給幼犬一個正常的生活環境,學習跟不同人相處的方法,習慣人類社會,避免日後受訓和執勤時不能適應。小狗約莫歲半開始受訓,其間住在基地的狗房內,但偶然也有機會,隨領犬員到街上走一趟。只是,現在的警犬,即使長久居於沙嶺,大概也不會知道阡陌交錯,綠野油油是如模樣的了。

Share

在〈雜記〉中有 2 則留言

  1. 『大概也不會知道阡陌交錯,綠野油油是如模樣的了。』
    以警犬之視野,看現今世道之大變,又當若何?
    或者,小小靈犬,懂聽iPOD之期,大概亦不遠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