殘忍.下

要罵得好,便要騷到癢處,罵得精彩,罵得到位!

有個人你一直看不順眼,他骨格精奇,喜歡平時手腳亂舞,眼珠亂轉,你不妨說他是一個斷手腳的玩具機械人,即使被丟棄在堆填區中,還要拚了命的在垂死掙扎。這樣才叫一件垃圾,單單兩個字有時太簡單,說出來的時候的確直接了當,鏗鏘有聲,卻不能排解你心中的悶鬱。但現在把他物化成一個機械人,只要你幻想到他那痛極掙扎的樣子,是不是好多了?

你還嫌不夠的話,便要把幻想更上一層樓,為他安排各種悲慘的結局,例如忽然隆隆一聲巨響,一輛巨型運輸貨車駛過,一下子把機械人輾成了碎片,又或者他一下子給巨型吊臂抓起,埋葬在千尺的岩層下,從此不見天日。一想到這裡,你不難悶氣全消,繼而感到渾身暢快──千萬不要婦人之仁,是他們得罪你在先,你也沒做什麼,一切全在幻想之中,有何不妥?

在過程中,恰當的比喻是必須的。只有比喻才可以把場景變得更鮮活,就像一把大鎚,一下子把雞蛋敲個稀巴爛,它提供了打破鬱結的動力。「我不喜歡這個人過於自大,什麼都強出風頭。」那你可以比喻他作一個汽球,很快便會因過度充氣而爆炸!當然,一切空想是不夠的,你還應該把它們付諸實行──不要誤會,我的意思只是約會三五知己,一起進行「腦震盪」,把仇家痛痛快快的數落一番!在一輪瘋狂的歡笑過後,什麼不快,便已經在九霄雲外了。

是不是看得怵目驚心?呵對,我一早便聲明自己生性殘忍,甚至有點心理變態。

Share

在〈殘忍.下〉中有 1 則留言

  1. 何必浪費時間理會那些不必要的人,我連幻想的時間也不願花,嘿!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