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像

誰人是你的偶像?

前陣子讀鄭浩文在都市日報的專欄,有一個關於偶像的描述,頗為深刻。他說人生的第一個偶像,像初戀一般,難以忘懷,為著他/她,有人嘗過寢食難安,徹夜難眠的日子。那種是近乎於愛情的盲目,然而大多數人在那個時候,根本不會知道愛情為何物。人越大,便越理性,不容易再對偶像那麼熱情。這個時候,人會看到自己偶像的缺點,但卻會因為他/她的優點,而選擇愛屋及烏。

這大概是我對鄭浩文描述的理解,可是我想談的,既不是年少十五十六時的那一種偶像,也不是隨隨便便的一個明星,而是一個人生的楷模。假若有一天,你的偶像稱讚你過後,會令你感到萬分光榮,整晚帶著微笑進睡,甚至到幾十年後也常掛於嘴邊,引為畢生難忘經歷的話,這個便是我所說的那一種偶像。可能這樣還是太過抽象,實際點說,就是一個你會將之視為人生目標,不止傾慕其歌藝演藝,更是在其人格思想行為方面,崇敬而又希望彷傚他/她的人。

生於八十年代,成長於九十年代的我,從來不覺得沒有這樣的一個偶像是什麼一回事,更不會認為自己有什麼缺失。這現象不難解釋,每次有年輕人偶像選舉,香港的青年總是選上大熱的流行歌手,而且年年結果會隨名星人氣高低上落;相反,中國的青年,會選牛頓和愛因斯坦這些對人類文明在出過貢獻的人物,而且都很長情。可是在我們的這一代,大都不認為偶像是實際的,反而常將之標籤為無謂和浪費的,只是追星一族的玩意。我看這大概跟我們的成長環境有關。

既沒有經歷過飢荒,也算不上熬過什麼苦日子的,我們的童年,在歷史的洪流裏,完全可說是在溫室裏渡過。即使讀遍了名人傳記,他們的事蹟仍是與我們相距甚遠。小時候我有過一個幼稚的想法:那麼多簡單的東西都給前人發明了,那麼轟烈的事都給前人幹過,那麼多有新意的事都給前人試過,那後人還有什麼發展空間呢?這也顯示了,我當時只是知其事而未知其義。

相反,在國內,六七十年代,毛澤東差不多成了全國人民的偶像。就是文革過後出生的一代,也是在風高浪急,波潮起伏的環境下成長的。國家經濟在九十年代開放,不少青年看到出路,皆拜白手興家的李家誠為偶像,一點也不出奇。

很多人或許會認為,這種偶像來得功利,還不如香港的追星族般,雖然盲目,但也傻得可愛真摯。可是,我以為它的本質並非如此,它之所以功利乃是因為社會上除了拜金,還未有孕育出公叫社會的各項人民價值所致。而它的本質,歸根究秪,卻予人奮鬥目標。上星期,來自美國的新聞科教授給我們說了一個故事。他三十出頭的時候,幾經努力,終於爭取到機會,受聘紐約一家報社,與他一個崇拜已久的偶像共事。在巨人面前,他不單未敢貿然攀談,甚至連行動眼神也是戰戰兢兢。直到有一次,他寫了一篇出色的報導,偶像走過他的枱頭,把手搭在他的肩膀上,說了一句:“Well done, kid”。他方如釋重負,最後更與對方成了忘年之交。

此值前路茫茫,心中方向難定之際,聽此故事,如醍醐灌頂。可是談到偶像,談到目標,竟似空無一物。難道溫室給我們擋了風霜,同時也讓我們不懂方向?也許只是我識見太淺。

誰是你的偶像?

Sha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