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拾

年近歲晚,又是收拾時候,拉開抽屜,全是擺放得凌亂無章的雜物,為了安置桌上床上書架上的各種雜物,只得對它們進行大審判。過程一點也不好受,那怕只是一條鑰匙,一張名片,一個記了個電話的白紙,都會引發起陣陣思潮起伏。三年前的那個春雨霪霪的下午,那張似層相識的臉朧,一個未能兌現的承諾,那是個小時候--也許三四歲吧--的一個片斷。片斷接著片段接著片斷,一幀幀的,動的,靜止的;有聲音的,靜默的;鮮明的,模糊的;不斷在腦海裏掠過,翻起波濤滾滾。

雖然對於沒有用的東西,我會扔之並不手軟,可是它們總像芒刺,在別離之時總要傷人一下。特別是一些你不明白當天何以會購買的東西,留下來無所用處,扔掉了又有點可惜。為了自我開導,這時候便當活用sunk cost的概念,不應再考慮當天你花了多少個大洋,不應回味當天你捧著它回來時的心情有多興奮,只要它是妨礙你的收拾大計時,便得不留情面,把它放進垃圾袋去。

也有些東西,明明已經歷過好幾年的審判,依然倖存,卻沒有發揮過半點作用,只好忍痛棄之。基本上,若我多年都沒有用過一件物件,而它對我又沒有任何回憶聯繫的話,我也不會勉強留下它。而在這些時候,一些被遺忘了的瑰寶也會重見天日,重新展示它的用途。

有時候,我總覺時光飛逝,憶起猶像昨天的影像,原來已去甚遠。昔日的舊事,今天只能回首重溫。往日想幹而又沒幹的,也只能成為追憶。偶然一些舊人舊物,會惹人遐想-若非當天……我不習慣花太多時間,對舊事作不實際的想像,但舊物總會誘人出神。

不經不覺,一個下午的光陰,隨著腦海思潮的行水,靜悄悄地流走。抽屜騰出了空間,雜物重新變得整齊有序,又是新年伊始,倖免的,來年再判。

Sha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